<cite id="d9bzp"></cite>
<cite id="d9bzp"><span id="d9bzp"></span></cite>
<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menuitem>
<var id="d9bzp"></var><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
<cite id="d9bzp"></cite>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宋代墓志铭人物品评复音辞初探

时间:2017-07-16 MPA论文 我要投稿

  一、宋代墓志人物品评复音词的特殊价值从词汇史角度来看,宋代墓志人物品评复音词有着特殊的研究价值,因为这类复音词所属的语料具有两大特点:一是语料载体的特殊性,二是语料文体的特殊性。

  就语料载体而言,宋代墓志文献属于该时代的碑刻文献。碑刻文献直接以石刻载体留传下来,没有经过历代传抄,具有原创性和高度保真性,更能反映当时语言的实际面貌,也更具有汉语词汇史的断代研究依据,可以挖掘出这一特定时期的新词汇” ,因而具有很高的语料价值。当然,墓志的这种文物性质,也为它的语言研究工作带来难度,其语料需要经过收集和整理才能加以研究。在汉语词汇史研究中,汉代到唐代的碑刻文献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整理研究,而宋代的碑刻文献至今还没有被人引入到词汇研究中来,这是因为前人对宋代碑刻文献缺乏整理 。近年来,近代碑刻文献典藏与属性描写数字化平台建设已经在北京师范大学完成,对处于近代汉语阶段起点的宋代时期的碑刻文献已经作了初步整理 ]m 。,具备了开展语言研究的基础条件。

  就语料文体而言,墓志文献是专门记述生者对死者哀悼之情的应用文体,和人“生老病死”的“死”

  密切相关,与人物生平相关的词汇使用非常集中,如婚丧祭祀类用词、亲属关系称说用词、人物品评用词、人物年龄用词、墓石书籍称名用词、死亡婉称用词、典故用词、佛事用词等,从而拥有专类文献词汇的独特研究价值。另外,墓志文献作为特殊应用文体,每篇都是唯一的,其研究价值也是无可替代的。

  从目前已经取得的研究成果和本文对宋代墓志文献复音词的调查分析来看,由于各时代文化主张和思想倾向不同,汉魏、隋唐、宋代时期墓志文献词汇在各词群使用上有所偏重。宋代墓志文献中集中使用了有关人物品评、亲属关系称说等词义范畴的复音词,对宋代墓志人物品评复音词进行研究,更具有典型意义。

  本文采用“品评”而非“评赞”的说法,因为“评赞”意指“评论、赞美”,倾向于正面评价,而本文所面对的封闭领域材料中包含了或褒或贬的评价用词,因此使用“品评”来称说更客观、贴切。本文所研究的“人物品评用词”,包括撰写者或论说者记述或评论人物品德、性格、相貌、行为时所使用的称述和评价用词;称述用词指在评价人物时所提及的称说内容,评价用词指对人物进行评价时所表达的观点和判断。本文把“称述用词”和“评价用词”都纳入研究范畴,因为这两类品评词都具有研究价值,前者如“体貌、性情、心情”等体现了人们品评人物的“出发点和立足点” !P ,后者如“魁梧、宽和、惨伤”体现了人们品评人物的“审美追求”和标准。此外,撰述者在行文中所使用的对传主(墓主)或相关人物的情感描述词也带有明显的品评色彩,根据叙述者的语言,同时参考当时的社会风气和文化倾向,我们可以得知某些情感类用词的褒贬色彩,如“惶惺”“怨恨”是带有一定的贬义色彩的,而“忧懑”、“哀毁”是带有褒义色彩的,而且从“性情”一词我们可以看到“情感”与“品性”关系紧密,因此本文把情感类用词也列入了考察范围之内。

  二、宋代墓志人物品评复音词的属性描写从理论上来说,复音词具有多方面的屙l生,我们可以根据这些属性进行多角度的分类和描写。就具体材料来看,每一类属性的分析研究都有价值,但就工作量和文章篇幅来说,很难做到全面的测查。因此,基于对宋代墓志文献复音词的全面整理,本文主要从音节数量、词性、结构、语义、使用频率和沿用情况等具体角度对宋代墓志文献中的人物品评词进行整理和分析,了解宋代墓志文献人物品评词汇的面貌,展现特殊阶段特殊文体交汇点上的特色语义类别,从而更全面地认识汉语词汇发展的历史。同时,还可以从一个特殊视角了解宋代社会的部分历史面貌和思想倾向。

  宋墓志文献中共有人物品评复音词529个,我们根据语义范畴分为品性类(381个)、情感类(85个)、才能类(44个)和相貌类(19个)。

  (一)品性类品性类人物品评词是对人物对象的品德和性情进行称述和评价时所使用的词汇。具体可分为品性类称述用词和品性类评价用词,前者有33个,如“性情、操守”等;后者有348个,如“贞洁、勤俭”等(具体词例参笔者博士论文第五章《宋代墓志人物品评词专题研究》)。有人认为性是先天继承的,德是后天养成的 ],事实上二者的主要区别是:“性”着重强调的是先天和内在,而“德”强调的是行为,至于支配该行为的原因是先天造成的还是后天养成的并不是“德”凸显的主要内容,“性”和“德”的语义内涵是交叉而不是对立的,按照性情和品德对品性类用词进行分类是难以贯彻的,因此本文采用类别提示词来列出这些词汇。宋代墓志文献中的人物品性类复音词比较丰富,主要用来表现“聪、宽、洒、淡、纯、贞、沉、勤、俭、刚、严、端、忠、勇、恭、孝、善、婉、骄、狠、狡、吝、劣”等品性内涵。

  1.就语音属性中的音节数量来看,双音节词375个,具有绝对优势,占该类别用词数量的98.4% ,多音节词仅有“识大体、色夷气和、相敬如宾、知书谨礼、视死如归、妄自尊大”6个。

  2.就语法属性来看,品性类称述用词全部是名词,品性类评价用词95% 以上是形容词,其余是动词。正如刘叔新所言:“带评价色彩的词语,以形容词和形容词性的固定语最为多见。”I10~P191动词性的评价用词多用以描写带有某种品性内涵的行为,如:【任侠】指凭借权威、勇力或财力等手段扶助弱小、帮助他人。宋《王德神道碑》:“少有大志,慷慨喜任侠,不拘细节。”

  3.就结构属性来看,品性类用词中单词素独立词有6个,即“龌龊、龊龊、嘀嘀、倜傥、嚅睨、慷慨2(“慷慨”作为人物品评词,在宋代墓志文献中表示两个义位,一是情感方面的“情绪激昂”,二是品性方面的“大方,不吝啬”,二义位具有引申关系。本文词例统计以义位为单位,分别用“慷慨1、慷慨2”表示。)”,占1.5% ;重叠式多词素合成词有6个,分别为“侃侃、谨谨、謇謇、勉勉、婉婉、落落”,占1.8% ;缀合式多词素合成词有17个,占4.5% ;复合式多词素合成词有352个,占92.2% 。

  4.就语义属性来看,这批宋代墓志文献中的品性类用词在表示“品性”义时全部属于单义词项,也就是说,在宋墓志中出现的多义词,如果有涉及“品性”方面的义位,那么该义位的数量只有1个,该多义词的其他义位与“品性”无关。品性类用词中表达了所属复音词原初义的有340个,占89.2% ;只有41个为表引申义的词项。表原初义的品性类用词如“勤苦、恭俭、严谨、敦朴”等。表引申义的品性类用词如:【皎洁】本是借“月光”的洁白来泛指“明亮洁白”,后引申指品性方面“光明磊落”。

  从词义的褒贬色彩着眼,称述用词一般具有正面色彩,在墓志文献中,如果要给人物以正面或负面评价,可以直接用“有、无”加上称述用词来实现,如“(有)器识、(有)志节”,“(无)德量、(无)操行”,有则为褒、无则为贬,正说明了该类词所含有的正面色彩。一般来说,如果提到称述用词,和其搭配的一定是褒义评价用词,从而使这些称述词在语用中加重了褒义色彩,如“资性(淳朴)、天资(颖悟)”等。如果一个人无德行、品性差,除用“无”来评价外,大量的情况是不提称述用词。

  5.就使用属性来看,首先,品性类用词中没有高频词(依词汇出现次数大致分为高频词(20次及以上)、中频词(6~19次)、低频词(2~5次)、极低频词(1次)),极低频词有284个,占总品性类用词的74.7% 。其次,宋代墓志文献中有关人物品评的品性类复音词中,“聪(慧)”、“淡(静)”、“柔(淑)”、“端(直)”、“(和)善”等几类在数量上所占比重比较大,主要用于描述家庭氛围和为官政绩,其中“端”类用词多用于男性为官者,“聪”“淡”“善”三类用于男性女性皆可,“柔”类专用于女性。再次,就沿用情况来看,品性类复音词中有282个在现代汉语中已经不再使用,这些词和极低频用词不是一一对应的。

宋代墓志铭人物品评复音辞初探相关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哪个好_北京pK怎么玩-湖北快3怎么玩 世预赛国足战关岛| nba球迷之夜取消| 李沁| 世预赛国足战关岛| ninepercent解散| 太空人造肉| 张柏芝为三胎庆生| 诛仙| 无锡高架救援现场| 林峯张馨月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