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9bzp"></cite>
<cite id="d9bzp"><span id="d9bzp"></span></cite>
<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menuitem>
<var id="d9bzp"></var><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
<cite id="d9bzp"></cite>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贾谊赋的文学地位及其深远影响

  [摘要]在西汉文学的长河中,贾谊是一位承前启后的重要作家,他的赋上继屈原、苟子赋的传统,擅长抒情说理,抒发忧愤、批判现实,形式上呈现出散文化的倾向,下开汉大赋之先声。贾谊文、赋兼擅,成就突出,在中国文学史上树立了一座丰碑。
  [关键词]贾谊 赋 文学地位 影响
  
  贾谊的赋上继屈原、苟子赋的传统,下开汉大赋之先声。班固《汉书•艺文志》赋类说:“《贾谊赋》七篇”,具体篇名没有明指!妒芳•屈贾列传》载贾谊赋两篇,即后人所说的《吊屈原赋》和《鵩鸟赋》;班固在《汉书•屈贾列传》亦引用了这两篇赋,这两篇赋是贾谊作品无疑。
  一、贾谊赋的精神世界解读
  贾谊的《吊屈原赋》作于汉文帝三年(前177年),是年贾谊24岁,时值贾谊由都城长安被贬往长沙任长沙王太傅,当他南渡湘水时有感于与自己身世相同的屈原而作此赋。对此赋写作背景及当时作者的心情,《史记•屈原贾生列传》有云:“贾生既辞往行,闻长沙卑湿,自以寿不得长,又以适去,意不自得。及渡湘水,为赋以吊屈原”。班固在《汉书•贾谊传》中承司马迁之说亦云:“天子后亦疏之,不用其议,以谊为长沙王太傅”,“谊既以适去,意不自得,及渡湘水,为赋以吊屈原……谊追伤之,因以自谕”。
  从思想内容上看,《吊屈原赋》是作者以屈原自谕,糅合儒道思想,把个人的愤懑不平与屈原的忧愁幽思、愤世嫉俗融为一体,抒发了自己怀才不遇、遭谗被讥的不幸,揭露了人主贤愚不分、人才受压抑的黑暗现实;同时也表达了不向命运和黑暗妥协的决心,并希望有朝一日重返朝廷去实现自己的经国治世理想。因此可以说,贾谊已从精神的痛楚中解脱了出来,以庄学和儒学的某些思想消解了其政治苦痛。
  《史记》、《汉书》本传及《文选》均载有《鵩鸟赋》,《汉书•贾谊传》该赋前有一段文字,从中可以看出贾谊作此赋的时间、地点、原因及心情:
  “谊为长沙傅三年,有鵩飞入谊舍,止于坐隅。鵩似鹄,不祥鸟也。谊既已适居长沙,长沙牟湿,谊自伤悼,以为寿不得常,乃为赋以自广。”
  此赋除了反映出作者当时抑郁困顿的心态外,从形而上学的哲学层面上看也反映出了贾谊的宇宙观、历史观、人生观及朴素辩证法思想。如物质运动的绝对性,运动的原因在矛盾,关于矛盾转化的思想,矛盾的斗争性与统一性及其带有客观唯物主义色彩的社会历史观和宇宙观。同时也反映了贾谊被贬遭黜、抑郁不得志、希望云开日出、重新复出的希望和决心。贾谊用儒家积极用世的思想消解了道家的消极避世思想,最终完成了司马迁所谓的贾谊“为赋以自广”的目的。
  二、贾谊赋的体制及艺术特色
  以《吊屈原赋》为例。贾谊的《吊屈原赋》对骚体赋的继承主要表现在体制规模上。关于贾赋与屈赋的关系,朱自清先生已明确指出贾谊赋“模拟屈原赋的体制”圆清程延祚在《骚赋论》中也称贾赋“声多类骚,有屈氏之遗风”。
  贾赋对骚赋的继承表现在多方面,如在结构上很相似,先铺述个人经历,后有乱辞,卒章言志,点名主旨(贾赋末是“谇日”,有的版本作“讯日”;“谇”、“讯”古通,意皆为“告”;这一部分内容相当于屈赋之乱辞);其次,二者都采用了博喻、比兴修辞;语言上都用“兮”字,带有明显的楚地方言风格。这些方面都与屈赋有惊人的相似,可见贾赋是对屈赋的直接继承和模仿。

  贾赋的新变:
  首先,风格更加清丽。正如刘勰所说:“吐纳英华,莫非情性。是以贾生俊发,故文洁而体清”。在《文心雕龙•哀吊》中云:“自贾谊浮湘,发愤吊屈,体同(唐写本“同”作“周”)而事核,辞清而理哀”圆《文心雕龙•才略》又云:“贾生才颖,陵轶飞兔,议惬而赋清,岂虚至哉!”9贾赋风格清逸,这是贾赋超越屈赋的地方。
  第二,表现手法更新颖。比喻出新,贾赋已不限于将香草美人作为比喻的意象,而将枭獭、嘏、蛭、蝙以及嬗鲸、蝼蚁纳入到赋中来,表意更新颖,也更形象。
  第三,句式上亦有所新变,偶尔选用四字句。如开篇的“恭承嘉惠兮,俟罪长沙”,回这种句式显得言简意赅,且给人以严整有序的感觉。贾赋开始呈现出散文化倾向,实已孕育了汉大赋铺陈等特征。上面谈到贾赋在体制、规模,以及结构手法上上承屈原骚赋,在此基础上又有所新变,是汉大赋的先声。另一方面,贾谊赋与汉大赋又有所不同:汉大赋多为长篇巨著,往往洋洋万言;夸饰铺排,选用骈词俪句。而贾赋则不专事铺陈描写,也不刻意追求繁富骈俪的词藻;贾赋篇制短小,内容上没有涉及到都市的繁荣、国家物质的丰富和统治者的奢华生活,更没有大赋中歌功颂德的成份;贾赋重抒情,无讽喻,与汉大赋“劝百讽一”的特征不同,贾赋的这些特点都与汉大赋大相异趣。
  《文选序》说:“苟宋表之于前,贾马继之于末”,刘勰《文心雕龙•诠赋》云:“陆贾扣其端,贾谊振其绪;枚马同其风,王扬骋其势”明确指出了贾赋在赋史上的过渡地位。沈约《宋书•谢灵运传论》云:“屈平、

贾谊赋的文学地位及其深远影响相关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哪个好_北京pK怎么玩-湖北快3怎么玩 中国新说唱| 垃圾分类| 徐正溪| 中国新说唱| 坏家伙们| 西部世界| 中央巡视组| 邓紫棋| 朱婷| 高雷雷炮轰足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