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9bzp"></cite>
<cite id="d9bzp"><span id="d9bzp"></span></cite>
<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menuitem>
<var id="d9bzp"></var><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
<cite id="d9bzp"></cite>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论李贺诗的幻景

【摘  要】李贺特殊的艺术创造力大多来源于他心灵苦闷而生成的幻想,用虚幻景象,抒发自己凄伤的情怀,造语奇,造境奇,迷离浑化,瑰奇梦幻,其也因诗歌而名留后世。
【关键词】诗;幻景

【Abstract】The Li3 He4 special art creative power mostly come from his mind depressed but born imagination, use vain prospects and express oneself Qi harm of state of mind, build language strange, build Jing strange, the confusing Hun turn, the Gui be strange fantasy, it also because of verse but stay future generations.
【Key words】Poem;Huan view
        李贺是一个天才的苦吟诗人,在其短暂的的生命中,他把诗歌看成生命之所系。“涉世未深,刻意为诗。”论者品评李贺,多认为其诗有“奇诡”、“怪诞”的特点。李贺作诗,以神取景,多采用幻想手法,取幻景状物摹声,精雕细刻;诗风奇崛愤激而凄冷悲凉。一方面,这与诗人刻意求新,呕心沥血的艺术创造分不开;同时也与诗人的生活及其创作心态密不可分。
        论世家门第,李贺算得上一位皇室的裔孙,然而他一出生所面对的却是早已没落的贫寒家境,中晚唐动荡不止的纷乱世事。他唯一能够进身仕途的台阶也因为父亲的名讳而被剥夺。 “病骨犹能在,人间底事无?”失意归来,少不了悲伤与怨愤,痛苦与沉闷——因为李贺实在没了陶渊明一样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超然心境。
        李贺没有超然的心态,除了生活的客观环境对他的影响外,也与性格有关。据陈允吉先生说,李贺的低靡情绪与其母亲有关,母亲自幼的宠爱,使他对母亲有了一种过分的依赖,加之他瀛弱多病,长得“纤瘦”,“通眉”,“巨鼻”,“长指爪”。因此李贺的骑驴觅诗,与其说是体验生活,更像是对现实生活的一种隐遁和逃僻,而走向刻意为诗,用诗来搪塞现实的光景。
        李贺以其特有的幻想、幻觉、梦思,创构幻景。其中有非现实的,例如那些鬼神幻象,也有现实的、日常生活的。他广泛地运用这些现实的或非现实的幻景写各种各样的题材内容。形成幽邃朦胧,瑰艳凄冷艺术境界,这种境界恰是诗人愁苦哀痛的心灵自述。在这里我对其诗试作一解析。
        1.鬼神诗
        神鬼世界,诗人岂得体验?李贺一生诗作230余首,据统计,其中提及鬼神的却多达90篇以上。   李贺有一些咏鬼神诗即以神话传说的幻象发兴,通篇幻景铺陈。陈维国认为,李贺的鬼神诗,与他所担任的奉礼郎职务和生活有着直接的联系。与神鬼打交道的工作生活,必然对他的心理和创作产生深刻的影响。陈友冰也在《李贺鬼神诗的文化背景》中指出:李贺“诗歌多言鬼神及其奇诡幽冷的诗风与诗人忧郁气质和坎坷的和生活遭遇有关,也与其诗作的文化背景关系极大,生活环境的幽冷荒僻和弥漫的鬼神气息,造成了李贺幽冷的格调和多言鬼神的创作倾向。”论者阐述了李贺幻想鬼神世界的现实原因。

        2.写志抒情诗
        李贺有积极用世的理想,但他仕途困厄,疾病缠身。“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李贺在诗中抒发了另一个自己根本不可能的形象:征战杀伐,收取关山,博取功名。在有限的生命里,李贺所做的是自己也低贬的“寻章摘句老雕虫”他所能的是以这种幻想的方式来抒发自己的心志。再看《浩歌》:诗人依然从虚处落笔:“南风吹山作平地,帝遣天吴移海水。”一开始就把想象的世界展现在读者面前。李贺的部分诗篇刻意描写豪华贵族的宴饮生活,淋漓尽致,如身在其中。如《贵公子夜阑曲》、《夜饮朝眠曲》、《难忘曲》,但是现实的没落不能使他如愿,只能把贵族的生活方式扩张于自己的想象之中,在诗篇中诉说或可能的羡慕之情。

    3.忧世伤时诗
        这是李贺的一组最有现实意义的诗篇,但诗人在手法上不同于杜甫那样直接从现实生活入手,用客观写实的创作方法,却以超乎常情的想象去构思创作。如《秦王饮酒》、《汉唐姬饮酒歌》、《古邺城童子谣效王粲刺曹操》、《上之回》等诸诗篇,诗人把目光投向了古代,用系列的幻景来隐射时世。
        即便是以当时社会现实生活为题材的诗篇,李贺写来如《老夫采玉歌》,诗写采玉民工的艰苦劳动和痛苦心情。以早于李贺的韦应物写过一首同名同题材的《采玉歌》做一比较更觉明显:韦直说其事,而李倾注了更多的心理因素:龙被搅挠,水被搅浊,水厌生人……这一系列全用幻想手法,体现了李贺所特有的瑰奇风格。
        诗人独特的心理及其丰富奇特的想象,使其诗的艺术结构、语言风格、修辞手法等都与他人有着较大的距离。李贺诗以心理意识和内在线索,将种种瞬间性印象剪辑成体把自己心理因素融合于外景之中,使外在的景物增添了生命,带有了一种神秘的诱惑力。在李贺的幻觉思维中,风可以想象成酸风、香风、苦风,如“东关酸风射眸子”、“罗纬绣幕围香风”、“苦风吹朔寒”;雨可以是香雨,红雨,如“依微香雨青氛氲”、“雨冷香魂吊书客” “桃花乱落红如雨”;雾可以是绿雾、暖雾,如“江中绿雾起凉波”、“暖雾驱云扑天地”。其构思也时常不受时空层次和类别的限制,把一些不相关的事物剪辑组合,任凭感情流露而组合成诗,如《铜驼悲》。李贺还喜欢用跳跃性的艺术结构,其《长歌续短歌》忽天忽地,忽昼忽夜,忽古忽今,彼此间跳跃性很大,脉络较难把握。在遣词造句上,李贺极力求生。
        李贺特殊的艺术创造力大多来源于他心灵苦闷而生成的幻想,用虚幻景象,抒发自己凄伤的情怀,造语奇,造境奇,迷离浑化,瑰奇梦幻,其也因诗歌而名留后世。

论李贺诗的幻景相关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哪个好_北京pK怎么玩-湖北快3怎么玩 宁波落户新政| 血色将至| 北京国安| 张掖市5.0级地震| 一拳超人| 李嘉欣| 东方财富| 天眼查| 投放1万吨冻猪肉| 爱奇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