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9bzp"></cite>
<cite id="d9bzp"><span id="d9bzp"></span></cite>
<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menuitem>
<var id="d9bzp"></var><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
<cite id="d9bzp"></cite>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当代教育管理过程的内涵与实质分析

时间:2018-01-07 教学论文 我要投稿

  何认识、理解和对待教育管理过程,是教育管理理论与实践中的重大问题,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当代教育管理过程内涵的论文范文,供大家阅读参考。

  任何管理都是一个过程,教育管理的目标生成于过程之中。如何认识、理解和对待教育管理过程,是教育管理理论与实践中的重大问题,是开展好教育管理、实现良好的教育管理目标的关键所在。当今时代与环境的新变化使当代教育管理进入一个新的形态,与此相应的是,教育管理过程也具有了一些新的性质与特征。这些性质与特征体现了对教育和教育管理本质的新认识,是对教育管理过程与结果、教育管理过程与目标之间关系的新理解,是对如何实现教育管理价值与目标的一种新思路和新设计。

  一、当代教育管理的过程取向

  过程与结果是教育管理中的两种基本取向。

  传统教育管理(除教育过程管理外)基本都是一种结果取向。教育过程管理关注过程、强调过程和管理过程,具有过程取向的意义,但它只不过是强调通过对教育过程和环节的管理去控制和实现更好的教育结果和目标,严格地说,它不是完全的过程取向,本质上还是一种结果取向,除此之外,传统的其他教育管理都是以结果为取向的,以追求一定的结果为目标,过程服从于结果。无论是科学管理还是人本管理,抑或是其他形式的教育管理,都只是追求的方式方法的不同,在结果取向这一点上却是一致的,都是线性思维方式下的一种结果观。

  传统教育管理的结果取向就是重结果,不重过程,结果高于过程,以结果为主要管理目的追求的一种管理价值取向和行为模式。这种教育管理取向是与教育和教育管理的本质要求相背离的,存在很大的问题。首先,它隔离了结果与过程之间的有机关系。它把结果看成是可以独立于过程的存在物,把它超越于过程之上,从而勿视了教育过程中的价值和意义,使教育管理结果与过程脱节,离开了教育管理过程这一有机体,教育管理结果就是干瘪的、不完全的,而且还会产生变异和流变。其次,单纯追求结果是教育管理中的一种错误思维。过程和结果同等重要,甚至比结果更重要。尤其是对学生管理来说,重在通过教育管理的过程达到学生教育的目的,结果反而未必重要了。以结果为导向来管理学生是达不到教育的目的的,甚至会适得其反。第三,以结果为导向必然导致教育管理的功利取向。片面追求教育管理结果,勿视教育管理过程,必然引起急功近利行为,甚至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从而与教育和教育管理的价值目标背道而驰。

  比如,在我国当前的教育管理中,片面追求升学率,以学生考试成绩作为管理评价依据,以学生就业率作为专业考评、学校评价的主要依据甚至唯一依据,各种评优、评估和升格活动等都无一不是以结果为导向的急功近利的行为表现。以结果为导向,割离了教育管理过程的完整性,结果只是教育管理过程的一个片段,并不能代表教育管理的全部。

  当代教育管理以过程为取向。它注重价值追求,追求教育管理中人的价值和意义的生成,以教育人作为最终目标。这种价值追求只能存在于教育管理过程之中,只能在教育管理过程中实现,教育管理本身也是一个不断展开的过程,是一个价值与意义不断产生和获得的过程。当代教育管理重视过程,关注过程,以过程为导向,把全部管理工作立足于过程之上,分解于过程之中,实现于过程之内。它坚持过程导向,但并不排斥和否定结果。它认为过程蕴含着结果,结果包含在过程之中,结果是一种过程性概念,在教育中不存在纯粹的结果。

  当代教育管理不是在非此即彼的意义上看待过程与结果,而是在重视过程的前提下同样重视结果,只是把结果分解于过程之中,在追求过程之中顺乎自然地产生结果。在学生管理、教师管理、教学管理等与教育直接关联的管理事项上,过程远比结果重要,所谓的结果并无实质意义,甚至可以说,在教育中并无结果,只有过程,结果思维是对教育的一种误解和误导。在教育中与物直接关联的管理事项上,当代教育管理主张结果与过程同等重要,在过程与结果产生矛盾和冲突的情况下,要优先确保过程的公平性和合理性,不能牺牲过程去追求结果,更不能只论结果不论过程,这就是教育管理的特殊性。当代教育管理的过程取向将结果完全置于过程之下,融于过程之中,顺应和实现了教育管理结果与过程的有机统一。它关注教育管理各方在教育管理过程中的投入、责任、作为和表现,着力和把握教育管理的完整性和统一性,使教育管理回归本位和常态,确立教育管理的正确导向。

  二、当代教育管理过程是一种开放生成过程

  当代教育管理过程是一种开放的过程。这种开放是相对于封闭、保守而言的。我国传统的教育管理过程具有明显的封闭性、保守型特征。在这种管理过程中,每个教育管理个体都是一个封闭、隔绝的单子式的个体,成长生活在一个相对隔绝的狭小空间,互相之间没有充分的思想交流,每个人、每一个教育管理角色都形成了一套固有的思维习惯和行为模式,互不僭越、固守本分、各行其事。每个人的职责和行为方式都是相对固化的、长期稳定的,都是天经地义和不容怀疑的。校长干校长的事,教师做教师的活,学生有学生的本分,自成一体,泾渭分明。教育管理过程就是这些各行其事相连结的过程。每个人都习惯于既定的行为方式和模式,墨守陈规,都倾向于排斥外来的和新兴的因素。当代教育管理重视对话,主张用对话打通传统教育管理中相互隔绝的个体,使之从封闭、保守走向开放、沟通,使教育管理过程具备开放的特征。

  这种开放是一种全方位的开放,既包括管理都与管理对象之间的相互开放,也包括管理者之间和管理对象之间的相互开放,既包括对外开放,也包括对内开放;既包括对过去的开放,更包括对未来的开放。

  当代教育管理过程作为一种开放过程,首先,体现为管理者的一种心态。管理关系和状态如何,关键取决于管理者的态度。在当代教育管理中,管理者的开放心态是整个管理过程开放性的原发性和维持性力量。管理者秉持一种开放的心态面对管理中的人和事,不带有成见,不预设前提去与教师、学生及教育管理中的相关者协商对话,不妄自尊大,不贬低任何人,去调动和发挥所有人的潜力和积极性。其次,表现在它打破管理中的各种阻隔和界限,超越各种传统和定式。当代教育管理主张打破各种条块分割,消除各种内外区隔,消解各种人为界限,使教师与学生之间、校长和员工之间成为朋友和伙伴,实现无缝隙和无边界管理。在管理过程中,不再固守各种传统和陈规,各种定式思维和形式都可以超越,各种陈规、定式和新方式都只是可供选择项,都是管理中的开放选项和可能抉择。第三,它接纳和吸收各种异质因子。当代教育管理不是以对立、对抗和冲突的方式去面对和解决管理中各种异质因素和成分,而是对之包容和吸纳,使之成为管理中的积极变革因素和批判改进力量。第四,在于整个管理过程的透明性,反对任何的暗箱操作。当代教育管理是一种公开、透明的管理,是一种全新管理。信息的开放与互通是其基本特征和本质要求。管理的一切行为和过程都是在公开、平等、竞争中进行的,管理中的任何相关者都享有对称的信息,都有参与和监督的机会,没有暗箱操作存在的空间和可能,突显出整个教育管理过程的公平性和公正性。

  当代教育管理过程是一种生成过程。当代教育管理是一种对话教育管理,对话具有生产性和创造性。“对话的过程是一个对话主体双方的视界融合过程,视界融合的结果是一种主体双方认知结构的不断改组和重建,这一过程不可能是某种预定知识的复制与客观再现,而是新知识与理念的生产与创造。”

  对话教育管理过程的这种生产性和创造性体现在教育管理事件连续更替中的分岔上。这种分岔产生不确定性突现和突变,是不规则、跳跃和随即发生的,这些都是对话振荡的必然结果。新要素、新因子的不断生成使整个教育管理过程前后相续、无限嵌套,永远处在未完成的过程之中。这一点是当代教育管理与传统教育管理的显著区别之处。传统教育管理过程是一个完成性过程,以追求教育事件的终结性和结果性为目标,教育管理过程就是完成了的教育事件的线性加和堆积。而当代教育管理过程则是一系列的生成中的教育事件的非线性叠加。

  当代教育管理的生成过程是一个意义创生的过程。就对人的教育及管理层面而言,当代教育管理过程就是教育管理双方思维和情感的交融过程,双方在对知识和事件的理解基础上,一方对另一方作出回应,你来我往,心灵相通,情感交融,思想碰撞,精神升华。这一过程也就是不断地实现视界整合和精神相遇的过程。管理双方每经历一次视界整合,都会带来新的理解,带来个人精神世界的扩大和价值意义的获得。双方在视界整合中互相走进对方的精神世界,在精神相遇之中,教育管理的意义悄然创生,不断创生的意义又进一步促进二者的意义共享,从而不断提升双方(尤其是受教育者)的精神境界、品位、意义和价值。

  可见,当代教育管理过程就是通过管理实现教育目的的过程。就教育中物的管理和行政管理层面而言,教育管理过程同样渗透着人的价值意义和教育的目的精神,物的管理和教育行政永远服从和服务于人的教育目的,并且最终都归于人的教育目的。因此,在这种管理过程中既实现了一般管理的目标,更主要生成的还是人的教育意义。

  当代教育管理的生成过程是一个不断转化的过程。生成是在不断转化中实现的。这里包括三个方面的转化:一是从知识向能力的转化。教育管理是一种知识管理,它基于知识,创生知识。当代教育管理则主张进一步在知识的基础上,把知识转化为学生的能力,使整个过程都伴随着知识向能力的转化。在当代教育管理中,要把各种知识转化为学生的认知能力、判断能力、理解能力、思维能力、实践应用能力和各种解决问题的能力。二是从行为向意义的转化。管理中的一切行为都代表着一定的意义,都有一定的意义指向,都要转化生成为确定的意义。这是当代教育管理与传统教育管理的一大区别。在管理形式和管理流程上,二者并无区别,区别就在于传统教育管理是一种行为管理,而当代教育管理则进一步从行为管理走向意义管理,从一般管理行为中去建构人的德性和品格,去塑造管理文化和精神,去实现人的主体建构和发展。三是从管理向教育的转化。教育管理形式上是管理,本质上却是教育。因此,必须实现从管理手段向教育目标的转化。传统教育管理停留于管理,在管理的形式上作文章,忽视或忘却了教育的实质和内容。当代教育管理主张管理要深植于教育之上,整个教育管理过程都致力于和伴随着从管理到教育的转化。学校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都具有教育的意义,都不是纯粹的管理客观存在物。即便是教育行政管理在当代教育管理看来也必须是以教育理性、教育伦理为指引,进而追求教育价值和目标。

  当代教育管理过程的开放与生成是一体相连的。在开放中生成,在生成中开放。当代教育管理的开放生成性是全时性、全方位的,无时不在,无处不有。它既是一个自然过程,又是一个可计划的过程。当代教育管理过程作为一个开放生成过程是一个创新与创造的过程,既是走上内涵演化和螺旋发展的过程,也是教育管理的生机与活力不断涌现的过程。

  三、当代教育管理过程是一种有机互动过程

  传统教育管理过程是一种机械过程,它就像工业生产过程中的流水线一样,是前后独立的各个环节和活动的拼接过程,表现为一种流程或程序。这种流程或程序是与教育中的人相脱离的一种客观、中立、非人格化的进程,不论何人在何时何地操作都是一样的。不仅如此,过程中的每个环节或程序还是可以脱节的,能够分离开来独立操作完成再合并,是可以拆卸和组装的。它可以与环境相分离,是可以搬迁和可以重复的。这是一种线性过程,过程要素与环节之间是一种线性连结关系。这就把复杂的教育及其管理过程简单化、理想化了,也使得教育管理过程成为沉闷乏味、缺乏人性化的过程,成为捆绑和压抑人的力量。

  当代教育管理过程与传统教育管理过程则不同,它是一种有机过程。整个过程的前后环节及各个要素之间是不同分割的血肉关系,是前后依赖、一体相联的。它不可分解、不可重复、不可搬迁,每一个教育管理过程都是独特的,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教育管理过程,每一个独特的教育管理过程都会产生独特的功能、价值和意义,都是其他教育管理过程所无法替代的。每一个教育管理过程都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这个整体不能还原为部分,也不是各个部分之和,各个部分有机相联产生的整体具有与部分完全不同的性质和功能,这就是当代教育管理过程的生成性和创造性的根源。当代教育管理过程与教育及其管理中的人及相关要素融合在一起,没有孤立、抽象的教育管理过程,脱离了教育管理中的人及相关要素也就不能产生和存在任何的教育管理过程。当代教育管理过程作为一种有机过程还在于它的情境性、文化性和非线性。当代教育管理过程是一种情境过程,它产生和存在于特定的时空情境之中,既表现为特定的情境过程,又与特定的情景紧密相连,不可分离。离开了特定的情境就没有特定的教育管理过程,这就是当代教育管理过程与环境之间的有机性。这种过程与情境的有机关联,既造就了教育管理过程的特殊性,又建构了教育管理过程的自主性。“任何自主性都是在对环境的以来中和通过这种依赖而建立起来的。”

  当代教育管理过程正是从一定环境的依存关系中突现自我,自我维持,自我更新,永续发展的。当代教育管理过程是一种文化过程。教育本身就与文化密切关联,“教育与文化具有双重关系,教育既内在于文化整体,又是文化存续的生命机制。从文化整体来说,教育内在于文化,文化造就了教育的特殊性”.教育管理是一种文化管理。当代教育管理过程存在于一种对话型的学校文化和管理文化之中,是一个文化凝结和产生的过程,更是教育者、管理者及学生之间的新文化建构过程。正是这种文化的有机凝结使整个教育管理成为一个对话的共同体。当代教育管理过程还是一个非线性相干过程,其内在机制是一种非线性相互作用,其间伴随着各种各样对话涨落、分岔和跃迁,推动着各种新质、要素与意义的不断创生,促进教育管理过程的不断发展,这其实就是一种有机的繁殖、增值和再生过程。

  传统教育管理过程是一种单向过程。管理力量从管理者向管理对象、从管理上级向下级单向传递,管理者和管理上级处于积极、主动地位,管理对象和管理下级处于消极、被动地位,管理者的力量得到极大发挥,而作为管理对象的普通大众如教师、学生与教育相关的社会大众则在整个管理过程中失语,沦为被决定、被指示的管理“客体”,他们的智慧和潜力不能再在管理过程中作为“主体”发挥出来,使整个管理过程成为极少数管理者的“表演”和独角戏。这是一种典型的单一主体、单一中心架构,虽然其中也存在一定的双向沟通,但却是非常有限度的,而且它不是来源于管理过程内部构造的保证,而是取决于管理者意愿。

  当代教育管理过程是一种互动过程。管理力量在管理者与管理对象、管理上下级及其他各层各级之间双向互动,教育管理过程就是与这种双向互动同一的过程,过程就是不断地互动,互动形成对话教育管理过程。这是一种多重交叉的复合互动过程。整个教育管理过程就是一块立体互动之网络,教育管理中的任何一方都是这一网络中之一网结,它要和除它之外的任何一方都形成互动对话关系。比如,教育行政领导既要和各级学;ザ,又要和下级机构和部门互动,也要和其他相关机构和部门互动,还要和社会各界人士互动;教师要和学生互动,也要和管理者互动,也要和学界行业人士互动,还要和家长互动;学生要和教师互动,要和管理者互动,学生之间要互动,还要在社会实践和活动中互动。这些互动相互交织,融为一体,就成为对话教育管理的过程,可以说,当代教育管理成功的关键就在于互动。在教育管理中有三方面的互动是最基本的,即管理上下级之间互动、教师与学生之间的互动以及管理者与学生之间互动,它们是教育和教育管理中的核心问题,构成当代教育管理过程的互动框架。

  当代教育管理过程作为一种互动过程,可以有效调动管理各方的力量,将教育管理各方融为一体,互相都成为管理的主人。各方都是平等的对话者,都是管理中的主体,没有一方是客体,是消极、被动的管理对象,各方都是管理过程的积极、主动发起者、参与者和完成者。教育管理过程不再存在单一中心和单一主体,而是多中心、多主体,互动不再是作为一种方法和手段,而是作为一种实质内容和本体,互动已成为教育管理过程的内在机制和内部构造。

  当代教育管理过程的有机性与互动性一体相融,是一种有机互动过程。有机性强化了互动中的关联性和协同性,互动性则增加了有机中的灵动性和发展性,二者的融合使教育管理过程更加动态化和人性化,更加具有内生动力和可持续性。当代教育管理的有机互动过程更加强调教育管理各方之间的精神相遇关系,尤其是以学生和教师为对象的管理过程和活动更应如此。这种新型交往关系使教育管理更加富有人性化和人情化,更加符合教育管理的教育品性。

  四、当代教育管理过程是一种合作共享过程

  传统教育管理过程是一种控制过程。这里的“控制”不是作为管理职能意义上的控制,而是就管理的内在关系尤其是管理者与管理对象之间关系以及管理过程的状态与性质而言的。传统教育管理的整个过程基本都是由管理者去控制管理对象、管理关系和管理活动,管理的意图、过程与方法均是控制。管理对象对管理者、管理下级对上级纯粹是一种依附关系,管理地位与关系是完全不对等的,管理者主要以命令、智慧、指示的方式组织相关人推动管理活动,被管理者的主体和主动地位被忽视,因而常常存在对抗、冲突和抵制,使整个管理过程被管理者所主导,而被管理者只是被动执行、服从和落实,管理过程俨然就是管理者的单方面行动。管理者与被管理者之间处于主客二元分离状态,使教育管理过程缺乏整合机制。

  当代教育管理过程致力于克服传统教育管理过程的缺陷,成为管理双方或多方之间的合作过程。教育管理各方在管理过程成为平等的主体,一方不是另一方的附属物,他们相互协作、相互支持、相互带动,共同推动教育管理的发展。教育管理过程就成为教育管理各方之间的协商过程,任何管理活动的发起和开展都是基于管理双方之间的协调一致的立场,协商与协调是当代教育管理过程的基本特征。教育管理者在教育管理过程中的主要工作就是协商和协调,管理中的任何问题都必须与教育管理中的相关各方协调,征求他们的意见,经由他们的认可、理解与支持,才能作出决策、列入计划、共同实施。在协商的基础上达到协调一致。协商协调的基本原则是共同认可或多数人认可,或管理一方认可,另一方大多数人认可。管理双方只有一方认可,另一方不认可则不能作出决策,更不能推行;管理双方认可,或管理一方认可,另一方大多数人认可或双方均有多数人认可的,方可决策或推行。当代教育管理过程是管理双方或多方合作完成、共同行动的过程,是管理各方共同创造了管理关系、管理过程和管理成果,是他们相互合作、协同实现的管理目标。

  当代教育管理过程又是一种共享的过程。戴维·伯母认为,“共享”(participation)这个词有两个层面的意思。“它最初的含义是指‘参与--分享'(topartakeof),就像你分吃食物一样--大家从同一个碗里扒饭吃,大家一起分吃面包或者其他东西……第二个含义是指’参加、分担‘(partakein),即作出你的贡献。这是该词在现代社会的最主要含义。它意味着你被接纳并融入到了整体之中。”

  在当代教育管理过程中,人人都被接纳而融入到管理之中,人人都创造管理,为管理过程作贡献,人人都分享管理,共享管理的过程与成果。与传统教育管理中的部分人独享或各自独享不同,它是一种彼此分享,相互造就,不仅为别人做贡献,别人也为自己做贡献,是一种“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关系。

  教育管理各方对管理过程承担着共同的责任,人人都不能排除在管理过程之外,都不是局外人,都是当事人,都不应置身事外,人人有责,人人创造,人人共享。不仅共享成果与效益,更是共享价值与意义,是一个物质与精神的共享过程。

  当代教育管理过程作为一种合作共享过程,是一种主体间性的实现过程。教育管理各方处于民主与平等的地位,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再是主体与客体的主客间性关系,而是主体与主体的主体间性关系。合作共享是对主体间性的最好体现,主体间性在合作共享过程中得到保障、维护和实现。合作共享过程也是教育管理各方的共同成长与发展的过程。合作共享的目标与意义就在于共同成长与发展,这同时也体现出教育管理过程是人的发展过程,而且是所有人的共同发展。不仅使学生在教育管理过程得到成长与发展,管理者本身也要同步成长与发展,其他相关各方也要实现自身的成长和发展。这是理解当代教育管理的深层要义之所在,是一种超越于教育管理技术-效率逻辑的全新价值观。合作共享过程还是教育管理公平性的实现过程。通过合作共享机制,确保教育管理过程中所有相关者的参与权利,形成互动博弈机制,使整个过程成为参与博弈的过程,既维护和保障教育管理过程公平,又维护和保障相关各方的共同利益,确立教育管理的公益取向。

  参考文献

  [1]夏正江。对话人生与教育[J].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1997,(4):4.

  [2]安世遨。对话教育管理观构建思路与价值意义[J].现代教育管理,2009,(6):6.

  [3]黄平,李太平。教育过程的界定及其生成特性的诠释[J].教育研究,2013,(7):24.

  [4]陈一壮。埃德加·莫兰复杂性思想述评[M].长沙:中南大学出版社,2007:219.

  [5][美]戴维·伯母。论对话[M].王松涛译。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4:102.

当代教育管理过程的内涵与实质分析相关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哪个好_北京pK怎么玩-湖北快3怎么玩 不忘初心主题教育重要论述| 英雄联盟云顶之弈装备下来| 科创板申购新股中签结果| 包商银行被接管对其他银行| 云顶之弈阵容机器人| 四川省县域经济会| 科创板目前申购几个股票| 推进垃圾分类关键是要| 科创板企业梳理| 宝宝被租客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