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9bzp"></cite>
<cite id="d9bzp"><span id="d9bzp"></span></cite>
<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menuitem>
<var id="d9bzp"></var><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
<cite id="d9bzp"></cite>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养成教育创新分析论文

时间:2018-08-02 教育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一、大数据时代与微时代交互背景下养成教育;

  大数据泛指巨量的数据集,因可从中挖掘出有价值的信息而受到重视。[1]大数据时代下的大数据到底有多大?数据显示,一天之中,互联网产生的全部内容可以刻满1.68亿张DVD;发出的邮件有2940亿封之多,相当于美国两年的纸质信件数量。只要持有手机或电脑,随意摁一个按钮,海量信息即可随时随地浏览享用。大数据时代,海量数据本身具有中立性,然而对于价值观、世界观尚未完全定型的大学生群体来说具有了更大的不确定性和价值流变性。养成教育的难度进一步加剧。随着网络世界由web3.0向web4.0的演进,社会将迎来全民发声,全民出版,全民做主的时代,在演进过程中,微媒体、微信息、微社区等相继涌现,且表现出了巨大的生机和活力,以微博、微信为代表,其巨大的用户群体和迅捷的信息传播能力使“微”成为了时代的又一关键词。大数据时代覆盖网络的同时,“微时代”也悄然降临。在两个交叉的时代,人人都是信息的接受者,人人又都是信息的传播者。它改变了“自上而下”的传播方式,是“面对面”的“自媒体”。其最大的意义在于提高了受众在传播过程中的地位,由被动的接受者变成主动的参与者。而传统的养成教育主要由教育者对受教育者进行长期的培养、训练、熏陶、使其积蓄主流的社会规范,并能够自觉的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的教育。亦即受教育者在指向型引导下由自然人向社会人转化的社会化过程!叭巳硕际侵行摹笔贝牡嚼,使得以“指向型教育”为主的传统养成教育体系的解构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由此高校传统的养成教育受到了“大数据时代”与“微时代”这对看似相互矛盾,而又协调统一的两大时代特点交互的强烈冲击,出现了教育功能的“边缘化”;。

  二、新时期背景下养成教育的机遇与挑战

  人的社会化在网络时代呈现出新的特点,同时也为高吸的养成教育带来了新的机遇与挑战。

  1、个体性与集群性

  大学生通过网络大数据可以便捷的寻找到个体在某些思想动态和行为习惯的理论支撑,又通过微博、微信等方式发表自己的见解和看法,从而形成了学生个性化模式。而其价值观深成次释放促使其通过网络寻找一个价值认同群体,诸如各类兴趣爱好团体。由此,养成教育则需要反思,由整齐划一的教育被动群体,转为反思如何去正确引导由价值观统一而自主形成的主动群体。

  2、开放性与封闭性

  微圈子的形成过程具有很强的开放性,不仅仅局限于一个地域,也不在拘泥于某个阶层,其可以跨越圈子成员的所有人类学属性,成员通过发表、甄选、评价各自的价值观念而逐渐形成确定的信息交流平台,进而表现出较为明显的封闭性,排斥其他价值观念,有形成价值观念有失偏颇的局限性和可能性。养成教育在开放性与封闭性中关于圈子主流观点与社会主流观点的交叉与融合则成为全新课题。

  3、多元性与主导性

  在信息交叉时代,宏达与微小的边界正在逐渐模糊[2]。一些极其微小的事情如能产生价值共鸣,亦或由网络推手可以操作,则可能被无限放大。主流的核心价值观也同样因为解读不够到位而无人问津。教育者的主导性正在被多元化的价值体系所消解,如何通过更为青少年人喜闻乐见的微博、微信等多种载体让传统养成教育变得生动形象、内容鲜活,实现“微小”到“宏大”的过渡,正确把握多元与主导的信心节点成为养成教育成功的关键。

  三、养成教育的创新与实践

  1、重返课堂,因时制宜的开展养成教育

  由于大学生们思想理论储备不足,社会阅历较浅,因此仍具有很大的可塑性。而海量的碎片化信息和扁平化的传播途径,导致主流养成教育的系统信息荒漠化。产生了大学生表面上信息接受的主动性和实质的被动与茫然,他们既可以在正确思想的教育引导下健康成长,也可能在错误理论和思潮的影响下偏离发展的正确方向[3]。因此,重返课堂尤为重要,通过对知识传授和知识内化的颠倒安排,改变了传统教学中的师生角色并对课堂时间的使用进行了重新规划,将最基本的养成教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学生需求相结合,重构养成教育课堂体系。

  2、把握信息传播节点,做好观点引导

  以网络新媒体信心交流平台为载体,正确把握多元性与主导性,的关系,“官微”作为高校正面舆论引导平台更是要通过及时解析热点问题,引导大学生发声,将理论性强的价值观以网络语言形式呈现,将抽象的大义转化为网络正能量,增加其潜移默化中获取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兴趣和理解力,通过大数据回归真正的教育。

  3、注重伙伴教育,形成养成教育的“关键场”

  不同价值群体一旦形成,便形成价值观的影响源!叭δ谌ㄍ耸俊闭切畔⒋サ墓丶从泄叵盗吹焦叵低墓丶畔⒔诘,以伙伴教育的方式把控好关键信息节点,形成正确养成教育关键场,针对不同场域内的大学生群体以知识的自我获取与精确推送相结合,实现由“养”思想到“成”行为的转变。

养成教育创新分析论文相关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哪个好_北京pK怎么玩-湖北快3怎么玩 双十一总成交额| 叙利亚成国足梦魇| 皎月女神重做| 小丑票房破10亿| 李佳琦被放鸽子| 斗鱼| 阿里启动香港上市| 蔡徐坤素颜| 做开运眉后出车祸| 产妇丈夫讲述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