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9bzp"></cite>
<cite id="d9bzp"><span id="d9bzp"></span></cite>
<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menuitem>
<var id="d9bzp"></var><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
<cite id="d9bzp"></cite>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美\日与东盟双边FTA谈判动因分析

  东盟于1967年8月8日成立,现已拥有十个成员国,即印尼、新加坡、秦国、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缅甸、越南、老挝和柬埔寨。东盟东濒太平洋,西临印度洋,北临亚洲大陆,南濒印尼群岛,著名的马六甲海峡是北美航线的汇合点;南海是美、日等大国石油海上通道交汇处,地理位置具有重要战略意义。作为一个区域组织,东盟的综合实力也日益强大,东盟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超过了全球经济增长的平均水平。近年来东盟成为世界各国自由贸易(FTA)谈判的争夺对象。本文着重分析比较美、日与东盟进行双边FTA谈判的动因。
  
  一、政治因素占据主导地位
  
  (一)美、日都是“一对一”地与东盟各国进行谈判
  与东盟整体缔结双边FTA相比,日本更重视与东盟各成员国缔结双边FTA。日本以EPA概念取代FTA,即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经济合作协定”。日本于2002年与新加坡签订EPA,2003年1月1日协定正式实施。2004年初开始与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谈判,与马来西亚缔结的FTA也在2006年7月正式生效;同年9月日本又与菲律宾缔结了FTA,在2007年正式生效。日本与菲律宾之间的FTA协议除了对占双方贸易总额94%的商品实行免税政策以外,还首次在接纳菲律宾的护士、护理人员及实现劳动力市场的自由化问题上达成了共识。日本和泰国的FTA谈判于2005年8月达成了实质性协议,但是由于泰国政局动荡,直到2007年4月3日才正式签署了协定并于2008年生效。日本和印尼从2005年7月开始谈判,2007年8月下旬正式签署协定,年内正式生效。日本与文莱2007年6月正式签署了协定,年内正式生效,谈判前后历时仅六个月,成为日本对外谈判时间最短的EPA谈判。日本与东盟的FTA谈判开始于2005年4月,2007年11月在新加坡签署,2009年4月正式生效。根据协议,文莱、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和泰国六个东盟成员国将在协议生效后10年内逐步取消90%(按价值和种类计)的日本进口产品关税,越南将在15年内逐步取消90%的日本进口产品关税,柬埔寨、缅甸和老挝将在18年内逐步取消85%的日本进口产品关税。日本与东盟和东盟各国同时推进多边自由贸易和双边自由贸易谈判,是因为日本认为东盟的各成员国之间存在着经济上的差距,因而进行个别谈判更为有利。但对区域内存在的共同问题来讲,则以东盟为对象进行协商更为有利。
  日本与东亚各国FTA谈判进展缓慢,一方面是因为日本选择了与东亚各国进行双边谈判方式,另一方面,日本各部省各自维护各自的利益,意见不一致,且难以协调,尤其是日本的农产品市场。日本的农业问题一向具有高度的政治敏感性,也是其对外谈判的一个最大障碍。2007年8月25日日本与东盟达成自由贸易协定,根据这项协定,日本将对从东盟进口的按价值计算90%的产品实行零关税,在10年内逐步取消另外3%的产品的关税,同时降低另外6%产品的关税。大米、糖以及一些奶制品由于“在政治上较为敏感”,因此作为“特例商品”未被列入日本与东盟的贸易优惠安排。
  美国认为,东盟不可能像欧盟那样真正代表所有成员国对外谈判,因为东盟并非真正的“盟”,只是国家间的协作机制。此外,东盟国家内部差别很大,成员国政治制度不同,经济发展不平衡,这些都使得与东盟整体谈判困难重重。于是,美国同日本一样也选择“一对一”的谈判模式,即分层次或时间段与东盟各国谈判,然后再和东盟整体谈判。同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进行FTA谈判;与越南谈判双边市场准入;与印尼、菲律宾、文莱和柬埔寨先进行贸易投资框架协定谈判;同东盟签署贸易投资框架协定,根据这份协议,美国和东盟将建立一个正式对话渠道以协调双方在地区和多边贸易问题上的立场,并制定一个支持东盟一体化和进一步加强美国与东盟关系的工作计划。此外,美国和东盟还成立了一个联合贸易与投资委员会,以便指导框架协议和工作计划的实施。美国的这种做法体现了竞争自由主义,自由贸易谈判使得区域内的其他国家压力增加,产生开放市场和经济改革的需求。
  
  (二)日本在亚洲需要东盟的支持与合作

美\日与东盟双边FTA谈判动因分析相关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哪个好_北京pK怎么玩-湖北快3怎么玩 iphone| 最好的我们| 杨紫| 平凡的世界| 泰王室新王妃私照| 日本列车卡车相撞| 韩国击败科特迪瓦| 平凡的世界| 登革热| 台风玲玲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