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9bzp"></cite>
<cite id="d9bzp"><span id="d9bzp"></span></cite>
<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menuitem>
<var id="d9bzp"></var><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
<cite id="d9bzp"></cite>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湖南家谱简论(续)

时间:2018-01-22 计算机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摘 要〕 文章比较全面地介绍了湖南家谱纂修情况,重点论述了家谱的利用价值及其在使用中应注意的问题,并且提出了新修家谱已经基本失去其社会功能的看法。

3 社会价值及利用辨析

3.1 家谱的社会价值

3.1.1史料佐证功能。这是家谱文献的主要功能,伴随着历史的发展,家谱自然地丧失了其 现实实用价值,不可能象历史上那样起到它的政治和道德教化功能。但作为家族繁衍活动档 案材料的家谱,可供相关学科,诸如社会史、移民史、人口史、地方史、经济史、妇女史、 人物传记、伦理学、民俗学等若干方面的研究利用,有着巨大的学术史料价值,正如梁启超 指出的家谱是“重要史料之一”,“实可谓史界瑰宝”!15〕

在移民史研究中,谭其骧先生的《湖南人由来考》〔16〕乃是利用家谱资料和方志氏 族志进行研究的开山之作;其学生曹树基的《湖南人由来新考》〔17〕是又一篇力作 。张国雄在撰写《明清时期的两湖移民》〔18〕时,开始是希望在古代官方文献中 获得直接了解,结果是记载太少,令人非常失望,只好转向主要利用家谱和地方志。阅读两 湖家谱500多部,其中湖南家谱197部,详细地论述两湖移民氏族迁出地、移民动因、迁徙路 线、移民人口、移民与经济、环境的关系。

礼仪在家谱中占有一定篇幅,如冠礼、笄礼、昏(婚)礼、丧礼、葬礼、祭礼等等,是研究 民俗学的重要资料!蚕嫦纭场短锸先拮迤住(清光绪三十年紫荆堂木活字本)的“家礼酌 宜”,仅“丧礼”就有18页,诸如发丧、告祖、入棺、吊丧、祭奠、出殡、守制等各个环节 怎么做、怎么讲,都靡述无遗,有助于了解上湘一带的丧葬活动。

家谱就是人谱,是有血亲关系的男人谱。要研究人物的家族史,撰写人物传记,必须利用家 谱资料。如《湘乡大界曾氏五修族谱》十九卷首一卷,谱尊曾参为宗圣,一派祖,传四十二 派孟鲁公迁茶陵;四十五派霸公南宋时迁衡阳唐福,六十二派孟学公明清之际迁湘乡大界。 大界曾氏出了曾国藩兄弟,镇压太平天国的“刽子手”,晚清皇朝的柱石,名播天下。曾国 藩属大界老四房贞桢房,第七十派,谱名传豫,下有长篇传记,其父毓济,名麟书,号竹亭 ;其祖父兴?NFEA6?,名玉屏,号星冈;其弟传晋(国潢)、传谦(国华)、传恒(国荃)、传 履(国葆),都有文字介绍。谱载李鸿章撰《文正公神道碑》、郭嵩焘《毅勇侯曾文正公墓志 铭》、汪士铎《祭文正公文》、陈兰彬撰《太傅一等毅勇侯文正公祭文》等,卷三祖训,即 “文正公遗训”,还有清同治、光绪皇帝褒奖曾国藩兄弟的诏敕、御制碑文、祭文,这些资 料都是研究曾国藩必须参考的。又如〔长沙〕《余氏草谱》,1943年白华堂油印本,余剑秋 (名籍传)主编。余氏乃近代长郡望族,官宦人家!安萜住毕晗傅丶窃亓擞嗾乜导坝嗾厣 儿子余范传、余?NFEB9?传、余籍传、余箕传等余家俊彦的生平简历以及余家的姻亲关系 ,为我们研究余氏家族史和人物提供了原始资料。再如,关于辛亥革命先驱秋瑾烈士的生年 有5种说法,各持已见,都是秋瑾亲友的回忆,无可征信的史料。而1916年修的〔湘乡〕《 上湘城南王氏四修族谱》载王廷钧(字子芳)“配秋氏,字瑾,寿南公女。清浩封夫人,光绪 三年丁丑十月十一日卯时生,光绪三十三年丁末六月初六辰时殁在浙江山阴县,葬西湖有碑 亭!惫庑魅晔率蝗占垂1877年11月15日,这个日期应该是准确的,因为在光 绪二十年,秋家与王家联姻时,要互换双方的庚贴,上写姓名、生辰八字、籍贯、祖宗三代 等内容。是谱载有张翊六撰写的《子芳夫妇合传》介绍了王子芳、秋瑾夫妇的情况。张翊六 是他们的儿女亲家,又与王在京共事多年,所书内容属实,朴素无华,可视为评介秋瑾、王 子芳的权威性史料。

在“谱例”(或“凡例”)中,对如何记录女性成员都有明确说明,一般都是以男性为叙述主 体,在丈夫名下,附属妻子,曰“配某氏”,表示出夫为妻纲的宗法准则,对于一夫多妻 的或妻亡续娶的,则有不同写法,如“妾”、“侧室”、“别室”某氏,或写作“娶”某氏 ,以别妻妾的名分!惨嫜簟场缎苁闲拮迤住贰胺怖痹唬鹤迦诵⒔小凹膛洹,若娶的 是再嫁妇,则书“续娶”,绝不书“配”字。谱中对妇女的贞节、在家庭中的权利和义务都 有明确规定,如实地反映了妇女在族权、夫权的压迫下不平等的社会地位。如《湘潭龙船港 李氏六修族谱》“家训”、“家规”中的“肃闺门”曰:“季氏伯妇,隔语肥。内外有别 ,卑幼不违。中馈是主,无仪无非。三从克协,四德罔亏。牝鸡司晨,祸阶以成。母为冶容 ,倾国倾城。中?NFED1?蒙耻,辱及先人。肃尔闺训,作则在身!薄肮朊胖,风俗攸 始,须别内外远嫌疑。权柄必归丈夫,勿使干预外事。三姑六婆毋许入门,美婢俊童勿令在 室。其有赋性凶狠,不敬舅姑、离间骨肉、不和妯娌、妒忌妾媵、致妨嗣续、闲游邻舍、不 避猜疑、不事女红、不操井臼、好酒贪睡、惯鼓唇舌、播弄是非、割切不正、烹调不洁、私 馔饮食、慢亵宾客、苛刻奴婢、不恤岁寒种种悍状,实干家政。轻者罪及其夫,重者屏之外 氏,以示惩戒。其或女子已嫁而归及将嫁者,仍以世次列坐,不得辄居客位。违者罪坐父兄 !薄肮朊挪凰唷,还要“罪坐父母”,这是何等的不公啊!对所谓的“节妇’、“烈女” 也予以列传褒奖。因此,家谱对妇女史研究可以提供正史及其他文献以外的资料。

湖南家谱简论(续)相关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哪个好_北京pK怎么玩-湖北快3怎么玩 丰田召回45万辆车| 举重世锦赛| 华谊兄弟| 工商银行| 4399| 妻子的浪漫旅行| 刘维| 中国好声音2019| 东方财富| 东方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