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9bzp"></cite>
<cite id="d9bzp"><span id="d9bzp"></span></cite>
<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menuitem>
<var id="d9bzp"></var><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
<cite id="d9bzp"></cite>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试论语境与翻译增略译的关系

时间:2017-10-02 其他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毕业论文

摘要:增译和略译是翻译中常见的翻译技巧。但如何增略,何时何处增略是长期困扰初学者的一大难题。本文试图从语境分析入手,从语言的语用意义揭示语言的言内、言外信息,探求语境与增译与略译的内在互动关系,为增译和略译技巧寻求理论依据,从而达到指导教学实践的目的。

关键字:语境,语义,增译,略译


1.引言

翻译教学是高校英语专业本科阶段高年级的必修课。目前本科阶段的翻译教学主要涉及的是翻译技巧的实践应用。但从长期的教学中发现,学生对这些技巧的理解比较模糊,因此运用起来难免把握不好用词的取舍的度的问题,特别是在词义的增略问题上随意性比较大。笔者认为,这种问题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译者没有全面理解原文的含义,而对原文含义的彻底理解除依据语言本身所提供的信息(即言内信息)外,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原文所提供的语境言外信息)。纽马克指出:“语境在所有翻译中都是最重要的因素,其重要性大于任何法规、任何理论、任何基本词义!(Peter Newmark, 1982:113)因此,可以说,增略译依赖于语境,而语境决定了增译。

2.语境与语义确定

语言的目的在于交际,因此任何言语活动都是在特定的环境下进行的,这种环境大到可以理解为话题的背景语境、社会文化时空语境、交际双方共享的信息背景语境(叶苗,2000);小到可以理解为韩礼德提出的场景语境、方式语境和交际者语境;再小到可以理解为语言本身所提供的语境,它包括言语的层面意义,言语的结构及言语上下文所提供的构成言语单位的句与句之间的逻辑关系,没有脱离语境的言语活动。为了进一步明了起见,本文对语境的划分采用吕公礼的二元划分法,即将语境分为语部和境部。语部即言内信息语境;境部即言外信息语境。这样在确定言语含义时,不光考虑语言本身即从语言学角度确定的含义,还兼顾其言外的影响词义引申的非语言因素,那么以此而确定的语义应该是准确无误的了。语境决定语义的确定。关于语境确定语义的说法翻译界一直是公认的。乐金声在《欠额翻译与文化偿》中对欠额翻译的分析及如何对欠额翻译进行文化补偿,实际上就是语境确定语义再进行语义补偿的问题。他说欠额翻译是由于原语文化和译语文化的差异造成的原语信息的不应有的损失,文化补偿是补偿照字面直译原文造成的原文意义的丢失。这也就是说语义的确定必须依赖特定的文化语境,即境部对语义确定的影响。彭保良的《从文化差异的角度看英汉翻译中词义的确立》中提到的文化差异,实际上还是境部决定词义的问题。王玉霓的《从误译看语境在翻译中的作用》、叶苗的《论非语言因素语境在文学翻译中的作用》、于建平的《文化差异对英汉翻译中词义和语义理解的影响》及李淑琴的《语境——正确翻译的标准》都强调了翻译中语境决定语义,语义依赖语境的互动关系。把握了语境信息,确立好语义,然后再在此基础上考虑增译和略译的问题,随意性就会大大减少,所增之词就会是“虽无其词而有其意”之词,而所略之词自然为“虽无其词而已有其意或是在译文中不言而喻”之词(张培基, 1983:58,88)。

3.语境与增略取舍的诠释

增略的取舍是建立在语义的确定的基础之上,而语义的确定又取决于语境。所以一旦语义依语境确定之后,增略译就不再盲目。
3.1语境与增译
语境对增译的影响表现在语言因素及非语言因素对增译的影响。试看下面的这个例句:
In the evening, after the banquets, the concerts and the table tennis exhibitions, he would work on the drafting of the final communique.
译文:晚上在参加宴会、出席音乐会、观看乒乓球表演之后,他还得起草最后公报。(张培基,1983:58)此译文增译了动词“参加”、“出席”、“观看”。这是根据语部的语言本身的搭配关系增译的,是语(论文网 )境的语言因素对增译的影响。英语中为了使句子简练,结构平衡,往往可以省略一些成分,语法上、意义上都是允许的。原句如果补上被省的成分,根据语法应在“after”后补上“attending”或“he attended”,英语中的“attend”可以分别与“banquets”、“concerts”以及“table tennis exhibitions”搭配,故将此省去,虽无形却意犹在。而汉语却不行,汉语中如省去动词,则成了“晚上在宴会、音乐会、乒乓球表演之后,......”,此句意义表达不确切,可以做多种理解,这也是汉语在这种语言现象中与英语的不同之处,所以必须将英语中隐含的动词“attend”译出,除此之外还要考虑“attend”与其后宾语的语言搭配来相应地增加恰当的搭配动词。又如:O, Tom Canty,born in rags and dirt and misery, what sight is this! 译文:啊,汤姆·康第,生在破烂肮脏和苦难中,现在这番景象却多么煊赫啊!(张培基,1983:59)在此句的译文中,增译部分是出现在后半部分的“煊赫”!办雍铡痹岛味,这首先要看语部所提供的信息。此句的句式为感叹句,感叹的重心是“sight”。首先判断“sight”是个名词,在“sight”为名词的含义范围中,根据Longman Contemporary English-Chinese Dictionary的解释,它有八个义项,究竟取哪一个义项,这要看此句所依赖的境部了。此句的境部涉及到了这样一些问题:第一,此句话题的背景——它又包含两部分,一是Tom的出生背景,二是Tom穿上王子服装后的背景;第二,作者的感受。

这种感受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感慨,这种感慨是从强烈的对比反差中来的,而这种对比是通过视觉传递的。所以义项的取舍应与视觉有关作者是看到了,Tom穿上王子服装后才发此感慨的。因此结合语部与境部的判断,应取“sight”的第一个义项“something that is seen”。但至此句义并不完整,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读者不清楚。接下来就涉及到了境部中作者与读者交际双方共享的背景语境译者要将作者所看到的具体景象传达给读者。作,者看到的画面应该是清晰的:原来的破烂,肮脏,现在是穿上了王子服装后的威风、煊赫,所以译者应将这一信息传达出来,将“sight”清晰化、具体化。这样读者与作者就达到了信息共享,成功地完成了交际任务。
3.2语境与略译
与增译一样,语境对略译的影响也是由言内和言外信息决定的。例如:We knew spring was coming as (because) we had seen a robin.
译文:我们看见了一只知更鸟,知道春天快要到了。(张培基,1983:92)这是一个因果关系的句子,英语是一种注重形合的语言,即词语或语句间的连接主要依仗连接词或语言形态手段来实现(张思洁等,2001:13)。所以,用来表示句中各种关系的连词一般都不省。而汉语却不同,汉语语言在表达中注重意合,即词语或语句间的连接主要凭借语义或语句间的逻辑关系来实现(张思洁等,2001:13)。因此,用来表示句中各种关系的连词一般都可以省掉,而且,连词虽然省掉但关系依旧。所以此句在译文中连词的省略是由英汉两种语言在表达上的不同决定的。又如:There was no snow, the leaves were gone from the trees, the grass was dead.
译文:天未下雪,但叶落草枯。(张培基,1983:98)此译文中省译的部分是“from the trees”。这是因为,根据作者与读者交际双方共享的信息背景语境,“叶子从树上落下来”是一般常识,只译“叶落”,句子简洁、明了,至于叶子从什么地方落下来,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了。有时一个句子中既有增译又有省略,在翻译此类句子时,要把整个句子看成一体,结合语境,准确翻译。例如:He is a complicated man—moody, mercurial, with a melancholy streak.
译文:他是一个性格复杂的人——喜怒无常,反复多变,有些忧郁寡欢。(张培基,1983:61)此句既有增译又有省译,或称之为语义移位。译句在“复杂”前增译了“性格”二字,而在“忧郁寡欢”之后省译了“streak”(性格,性情)。根据语部,“complicated”应译为“复杂”,但根据境部,“复杂的人”应有很多种,这样的人可能是人际关系复杂,背景复杂,思维方式复杂,或是性格复杂等等。但根据语部中的句子结构、逻辑关系,特别是“streak”,此处的“复杂”很容易确定为性格复杂的人,因此根据语部境部增加“性格”二字不是多余的,而是使意义更具体、更明了。译文中省译了“streak”一词,这是因为从语部来看,破折号后的解释部分中“a melancholy streak”是一个介词短语,是为了语法结构的需要,实际上表达的意思是“melancholy”,况且,破折号前已有了“性格”二字;再者,此处的“streak”与“moody, mercurial, melancholy”的含义关系是上下义关系,“为了避免译文啰嗦,别扭,可将上义词省译”(杨绍北,1999)。
4.结语

增译、略译取决于语境。其实我们所说的“增”、“略”只是基于表面现象,而本质上既无增亦无减,而是对原文的“信”。这样理解的话就不会出现将“This aircraft is small, cheap, pilotless.”译成“这种飞机小巧玲珑,价廉物美,无人驾驶”(张培基,1983:166),也不会出现随意的断章取义;剐柚赋龅囊坏闶,在跨语言交际中,交际双方不同的文化背景、思维方式及语言表达习惯等等也都构成交际中的语境。这些都是译者在翻译中需考虑的因素。随着语言学界对语境的深入研究,随着其影响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相信翻译中的一切问题都将可以依据语境理论来加以描述、解决,从而更好地指导教学实践。

参考文献
1. Newmark, Peter Approaches to Translation [M.PergamonPress,1982.113.
2. 吕公礼 从语境的终极参照性看含义理论的演化与重构 [J.外国语,1990(4).
3. 叶 苗 论非语言因素语境在文学翻译中的作用 [J.中国翻译,2000(4).
4. 白世俊 从语境的二元互动看语面信息填补 [J.四川外语学院学报,2001(3).
5. 张培基等 英汉翻译教程 [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83.
6. 杨绍北 浅论英汉互译中运用省译技巧的语义标准 [J.中国翻译,1999(4).
7. 乐金生 欠额翻译与文化补偿 [J.中国翻译,1999(2).
8. 彭保良 从文化差异的角度看英汉翻译中词义的确立 [J.中国翻译,1998(1).
9. 王玉霓 从误译看语境在翻译中的作用 [J.中国翻译,1999(1).
10. 李淑琴 语境——正确翻译的基础 [J.中国翻译,2001(1).
11. 于建平.文化差异对英汉翻译中词义和语义理解的影响 [J.中国翻译,2000(3).
12. 张思洁等 形合与意合的哲学思维反思 [J.中国翻译,2001(7).

试论语境与翻译增略译的关系相关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哪个好_北京pK怎么玩-湖北快3怎么玩 梁超何雯娜订婚| 曹德旺| 印度将禁止电子烟| 关晓彤| 哪吒之魔童降世| 刘自力被逮捕| 关晓彤| 百度糯米| 哪吒之魔童降世| 闪电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