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9bzp"></cite>
<cite id="d9bzp"><span id="d9bzp"></span></cite>
<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menuitem>
<var id="d9bzp"></var><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
<cite id="d9bzp"></cite>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分析美国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贸易效应

时间:2017-07-18 硕士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摘要:以美国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为时间界限,以美国与墨西哥的双边贸易数据为基础,分析了1981-2009年美国区域经济一体化政策在工业制造品方面的贸易效应。研究发现:NAFTA在为美国带来贸易创造的同时,并没有显示较强的贸易转移效应。

  关键词:美国;区域经济一体化;贸易效应

  文献综述、Willmore(1976)较早地运用引力模型,并试图在影响一国进口需求内部因素的基础上,把经济一体化作为外部因素,即加入能反映贸易协定对贸易流产生影响的虚拟变量,对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静态贸易增长效应进行事后估计。Winters(1984)借用迪亚顿(Deaton)和缪尔鲍尔(Muelbauer)的“几乎理想的需求系统”(Almost Ideal Demand System,AIDS),并追加时间作为名义变量,评价英国由于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所带来的制造产品的进V1变化。

  Kruger(1999)将外部因素划分为多个虚拟变量,估计经济一体化对一国贸易流变化的总影响。

  以1981—1998年双边贸易数据为样本,建立进口需求回归模型,分析1985—1994年正式生效的经济一体化贸易安排对美国贸易流产生的影响。

  运用出口方程模型,对美国加拿大自由贸易协定(CUS—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对三国农产品贸易流的影响进行了估计。结果显示,没有增加区域内贸易的福利效果。

  研究美国区域经济一体化贸易效应的学者不断扩展Magee模型,或者将考察年限加以扩展,并采用似不相关回归和反事实估计方法,以克服原模型固有的估计偏差(张彬和张澍,2005);蛘咔置拦幽么笞杂擅骋仔ê捅泵雷杂擅骋仔,用似不相关回归方法估计美国从墨西哥进口和墨西哥从美国进l=l中的经济一体化因素(朱润东和张彬,2009)。本文将以美国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NAFTA)为时间界限,以美国与墨西哥的双边贸易数据为基础,讨论—2009年美国区域经济一体化政策在工业制造品方面的贸易效应。

  建立模型模型的基本假设为,一国从另一国进口某种商品取决于3个条件,即该类商品正常的进口增长速度、进口国所受的当期聚合冲击和经济一体化安排对贸易流产生的影响。因而,A国从B国在时间t中对J类商品的进口量可以表示为:M代表J类商品的进口量, 仅代表进口国贸易流在某类商品上的经常性影响,B代表进口国某类商品进1:3所受经济一体化贸易安排的影响程度。

  为引入的虚拟变量,即以国家A与国家B在y年达成经济一体化贸易安排为基准,当t≥y时,D=1;当t

  为回归分析的便利性,我们对涉及商品贸易流的变量取自然对数,因此,式可简单地变形为:我们的目标是观察1981~2009年样本期间,NAFTA对美国从墨西哥进口制造品的影响程度,而不是分析加入经济一体化组织后各年度受影响的程度。

  数据选取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主要作用就体现在美国与墨西哥之间的贸易上(加拿大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只是为了确保自己的利益得到;(多米尼克·萨尔瓦多,,2007)。

  鉴于此,我们讨论NAFTA对美国的贸易效应时,以美国从墨西哥进口商品为主要分析对象,而不涉及加拿大与美国的贸易流变化,不涉及墨西哥与加拿大之间的贸易流变化,也不考虑美国、加拿大、墨西哥三国之间贸易流的变化。同时,这样也可以大大减少数据处理时间。

  我们讨论的商品限于美国从墨西哥进口的工业制造品。这样既可以避免与前述研究的重复,也可以从产品细分的角度审视经济一体化贸易安排的深层影响。

  本节所用美国从墨西哥进口工业制造品的资料来源于两部分。第一部分取自美国人口调查局(US Census Bureau)主要经济指标目录下的美国商品与服务国际贸易数据。该数据提供了美国与贸易伙伴之间形成的1996年至现在按SITC1一,2一和一位数标准统计的进出口贸易月度值,且有Excel表格,便于文本处理。第二部分 来源于联合国商品贸易数据库(UN Comtrade Database),商品分类按SITC Rev.二位码方法,样本期间为1981—1995年。

  为保证商品分类的同一性,我们以UN Comtrade中的SITC Rev.1二位码为基础,对美国SITC2一digit工业制造品作归类处理。具体来说,就是将美国现行二位码中的第7和8类中与SITC Rev.1二位数码不同序列名称的商品给予合并。第8类进行合并处理时,比较简单,只需将87、88两章合一,并定义为86章即可。

  化学及其相关制品,Chemicals and related prod—中,52、53、54、56、58、59这六章表示经济一体化贸易增长效应的参数为负值,即使加上^y,除58~#b,其他的数值仍为负,分别为一0.784,一0.109,一1.一0.287、一2.368。这说明经济一体化贸易安排对6类商品产生的贸易增长效应不明显。

  类商品(按原料分类的制成品,中,62、63、67、68这四章的参数13为负值,但加上表示经济一体化贸易安排对当期和前期该类商品进口影响的参数^y后,观察共同显示经济一体化组织贸易增长效应的结果时,只有62和68章仍然为负值,分别为一0.721和一3.577。这说明经济一体化贸易安排对绝大多数6类商品产生了正的贸易增长效应。

  类商品(机器与运输设备,Machinery and transport equipment)中,只有章的13=一0.214,其他均为正值,且72章的13+-y=0.626.,这说明经济一体化贸易安排产生了正的贸易增长效应。

  类商品(杂项制品,Miscellaneous manufactured articles)中,83章的参数一0.648,p+^y=0.353。其他各章参数p均为正值,与7类商品一样,这说明经济一体化贸易安排产生了正的贸易增长效应。

  实证结果从表2可知,反映经济一体化对非成员贸易转移效应的参数 值均为正数,说明截至观察期末2009年止,美国加入NAFTA以来,其从墨西哥工业制造品进VI的贸易流变动结果,没有显示较强的贸易转移效应。

  此外,从表2还可以知道,反映美国从墨西哥进口贸易流的经常性影响参数.,在工业制造品中的28章商品中,除81=一0.101、84=一0.992和86=-0.676外,其余各章的数值均为正。这种情况表明,美国从墨西哥进口工业制造品的贸易流变化在很大程度上并不取决于经济一体化贸易安排。

分析美国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贸易效应相关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哪个好_北京pK怎么玩-湖北快3怎么玩 巴黎烟云| 黑金| 粮食安全白皮书| 国奥| 呵呵| 郑秀晶| 黑金| 冯天薇战胜陈梦| 今日新鲜事| 苹果下架涉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