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9bzp"></cite>
<cite id="d9bzp"><span id="d9bzp"></span></cite>
<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menuitem>
<var id="d9bzp"></var><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
<cite id="d9bzp"></cite>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一个经典文学的经典案例之介绍

时间:2017-08-29 文学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毕业论文

对于课堂而言,现在很多教师已经很习惯于对某1较小尺度文本的精细处理,对于教学批评者来说,其课堂设计与课堂评价,1般也易于有1个充足的发言,但是,当我们将目光投射到1个大尺度文本的时候,可能对于批评者来说,作出自如的评价可能是很困难的。同时,批评的难度还在于,对于文选型文本究竟如何处理?究竟怎样上才能展示包含选段在内的文本的个性与价值呢?这可能给我们那些满足于习惯性授课的教师出了难题。而当我们在追求1个文本相对完整性理解的时候,文选型文本的独特个性在哪里呢?究竟应该如何处理这1复杂性的问题呢?

 

所以,在对待单篇的、较小长度的、具有相对独立性的文本的时候,教师或批评者总能够在其文本的自足性空间里言说,而且语文界似乎已经习惯于面对这1情形。就大量充斥于期刊的课堂评述性文字来说,对于较小单元的文本,我们可以进行文本的深度挖掘——这当然是由于文本本身的语言张力所致,于是,我们看到,通过文本的互文性这1涉及文本内涵拓展的自由,不同的读者往往可以将文本理解得很深。而相对小的文本,在教师的宏观视野里,于是时时总有解读的居高临下的感觉。但是,当某1较大而长度的文本也具备小文本的语言精致性,而且其语言也具备足够的张力的时候,处理这类文本的技术便1下子变得复杂起来,甚至有时会让人手足无措。比如,对于《红楼梦》的解读,在学术界纷繁解读无门、争端4起的情形下,语文教师如何立足于惯常性的小文本处理技巧,而对待这样的1个大文本呢?即使面对《红楼梦》节选的1个较小的单元的时候,我们究竟应该从哪里下手呢?

 

这,当然还只是就教师的情形来说的。由于时代与语言的关系,还同时由于阅读的偏向性,今天的读者对于中国古代经典性文本并没有给予足够的关注,甚至对于像《红楼梦》这样的经典文本见之即怕,而学生由于自小学以来受到极端狭隘的教学偏向之伤害,而将视野仅仅之局限于文本里的某些词句的时候,情形变得极为糟糕。事实上,我们的学生所面对的是1个荒芜的阅读场景。那么,在这样的情势下,我们究竟期待学生作出什么样的阅读反应呢?

 

所以,由教师与学生两方面的情形来看,对于大尺度经典文本——古典文本的处理来说,课堂都将面对1个极为严峻的情势。所以,当我看到姜广平老师的《总借俊眼传出来:林黛玉进贾府》课案,便觉得眼前1亮,觉得有推广与介绍的必要。

 

老师素为我所敬佩,这不仅是他有每日阅读10多万字的阅读量,同时,还因为他是作家,文学的语言在他汪洋恣肆的思维空间里已经是驾轻就熟了,而与当今全国极有成就的作家极具建设性的对话,又使得他远超于我们1般人对于文学的理解度。在他的《经过与穿越——与当代著名作家对话》这部颇具分量的著述里,我见到他惊人的阅读与解读力,甚至有些地方已经远远地超出了某些名作家。410余年所熔铸的解读力对于大尺度文本的处理来说,已远远非我们阅读很狭窄的老师之可比拟的。因此他对于长度文本的解读上可以说是游刃有余了。

 

《林黛玉进贾府》虽然是节选于《红楼梦》第3回,在文本的自足上相对于全书来说,还有很多地方尚未获得拓展,对于全书来说,正如老师已经在课案里提及的,还只是1个注脚或伏线。但是,这1节选的部分,毕竟又具有相对意义上的自足。如何处理好这1节选文本呢,这当然需要教师的大视野了。这方面,老师首先将全书前面有关章节作了1个概要性的巡视,从第1回至第6回,都作了简要的介绍。这实有必要,对于节选部分有关内容的理解大有帮助。比如宝黛相会1节里的很多前世性的问题,学生由此便获得了1个大致的了解,这对于后面的阅读,可以说是扫清了1个障碍。但是,读者千万不要将这样的处理简单地理解为我们通常所见到的时代背景式的介绍。因为后者实际上是传统课堂上教师全景式的讲解的1部分,目的在通过背景式的介绍,以相关知识来补充因为文本解读上的缺陷而造成的阅读上的断裂。

 

而对于节选文本全文的巡视,老师只提了3个问题,“这双俊眼看到了什么?‘传出来’?传出来什么?”:①街市之繁华、人烟之阜盛;贾府豪华的环境、奢侈的生活、森严的等级礼法。②贾府中人物众多,作品选择林黛玉进贾府这个机会引出作品中的主要人物:③第1次见宝玉:宝黛初会。然后是总结。这1概览性的提点,非常巧妙地将教者,甚至是编者的意图传达了出来了。而在课堂整体设计上,这恰是1个大手笔,成了恢弘叙事的1个强有力的组成部分。

但是,课堂究竟该如何运作呢?又如何在课堂与文本之间找到1个能够相融的点,也就是文本、课堂与师生能够相遇的1个点呢?这可能有赖与教者的教学水平与对文本的精深的理解了。当然,高明的教者甚至还将编者的意图理透,并将其也纳入到课堂这个会场中来。所以,寻得课文的1个切入点便成了1个关乎课堂生命的重要问题。切入点如何寻得,当然有很多路数,但最为直接的,要为文本和课堂本身服务。我们很多教者,所谓的切入点5花8门,似乎都做得很花哨,但都离课堂与文本很远,当然也与学生的求知很远了!白芙杩⊙鄞隼础笨梢运凳亲詈玫牡,在这里,教者、编者、学生都在课堂这1会场里在特定的时间和空间里有了交融的可能了。

 

在具体的文本解读上,老师的课堂也别具匠心。首先是情节的梳理其次是人物的解读很见功夫,这些都落实具体的细节的做活上。教者的教学思路非常清晰,也很简洁。这也是小说本身的诉求。他将小说按照开端、发展、高潮、结局来进行1番梳理,然后再回到“写作视角”上来。再将这1问题进1步具化,即“视角的存在是以心理活动存在为前提的”。这便使得学生明白了真正的内涵之所在。然后课堂在“心理活动”上做了很多的理解的眼。在进行了如此这番的审视与观照之后,教者又及时地进行了1番小结:“正因为运用了这1种类似于西方油画中的焦点透视的写法,所以在写林黛玉的心理活动及她对人的评价时,作者就非常放得开,在俊眼之中,可以1展外部环境之全貌,在心灵之中,尽展1己之喜怒哀乐与爱恨情愁。这其实也是展现林黛玉的聪慧之处!庇谑,我们见出了,在课堂上,他提玄而勾要,要言而不繁,文路和教路都在课堂的河流很清晰地流淌着。其“细节”的处理上,如就“刚进贾府,贾母曾问及黛玉念何书。黛玉道:

[1]  

一个经典文学的经典案例之介绍相关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哪个好_北京pK怎么玩-湖北快3怎么玩 王健林| 周琦不敢出门见人| 台风玲玲生成| 交通银行| 故宫| 博古特数钱手势| 尼日利亚17分大胜| 邪王追妻| 易烊千玺| 杨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