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9bzp"></cite>
<cite id="d9bzp"><span id="d9bzp"></span></cite>
<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menuitem>
<var id="d9bzp"></var><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
<cite id="d9bzp"></cite>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当代文学语言问题反思与追问分析

  价值冲突既是现代人的基本处境,也是中国现当代文学教学中最常见的遭遇。长期以来,各种现当代文学史著作对各种价值冲突淡然处之,大学中文系的师生在现当代文学史的教学中也是如此。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相关内容的论文,欢迎大家阅读参考。

  摘要:语言是文学环境下较为重要的表达形式,文学语言在当代文学作品中不仅具有较为重要的表达技巧及审美风格,而且也可以充分展现社会环境下的基本政治意图,通过口语化及简洁化艺术体系的表达,可以实现对当代社会文化的充分体现,实现文化的有效传承。

  关键词:当代文学;语言问题;反思追问

  文学是语言艺术的表达形式,从语言角度分析可以发现,文学中语言内容的分析是十分必要的,通过对文学理论中思想、形式以及意识等内容的分析,可以发现语言的基本特点,实现语言角度下文学内容的充分性阐述。同时,在文学语言分析的环境下,其内容成为当代文学中较为关注的艺术内容,虽然这种语言形式并没有在艺术实践中得到充分性的体现,也没有形成特定化的语言意义,但是,具有十分明确的语言目标,通过语言口语化、简洁化的表达,实现了当代文学表达中极具价值的语言形式。

  一、当代文学语言的口语化

  口语化是当代语言文学中较为重要的特征形式,一些学者在语言文化解读的过程中,将当代文学划分为四种基本形态,分别是大众群言、精英独白、奇语喧哗以及多余混成。其中的大众群言也就是指语言的大众化体现,在文学表述中整个语言呈现出口语化及生活化的特点。例如,赵树理就是当代文学领域中语言口语化的代表,他在创作的过程中认为,对于写进作品中的语言,就应该与口头上的语言一样,写成文字之后可以使有一定文化水平的群众看懂,从而达到文学服务群众的最终目的,在创作的过程中,更要将说话作为基础,将作品修理的比说话还要准确,从而实现文学语言的口语化。同时,在赵树理作品创作的过程中,他为自己制定了一个基本的原则,也就是尽量少用方言,如果要用也要选择通俗易懂的语言。如,在《小二黑结婚》中,运用了较少的山西方言,如“捞饭”、“假眉三道”等,使人们在作品阅读的过程中可以理解作者所表达的含义[1]。

  二、当代文学语言的简洁化

  在当代文学表述的环境下,主要集中了生活化及民族化的特点,在文学民族化特点体现的过程中可以降低语言运用中的风险性。其中的民族化语言特点主要包括了民族内容以及民族形式。如矛盾认为,文学民族化的形式通常包括两种基本因素,一种是语言,另一种就是表现形式。同时也有学者提出,在新的人民文艺形成的过程中,其艺术的发展应该与文化创作进行充分结合,展现民族形式的基本特点,通过简练语言的运用,可以明确人物的性格,交代情节的发展,保证作品的完整性。而且,在当代文学作品创作的过程中,通过简洁语言的运用,也可以使文学克服不大众化的缺陷,因此可以发现,在文学作品创作的过程中,大众化及民族化的艺术形式是不可分离的。老舍曾提出在文章创作中,文字的运用应该深入浅出,从而显示出作者的本领,他也曾说过一些人认为白话运用并不精炼,对于白话本身而言其虽然不是金子,但是需要创作人员的加工将其练成金子。所以,在当代文学作品创作的过程中,怎样将简洁化的语言精确化,就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通过精炼化口语语言的运用,可以在不同程度上实现文学创作的精确性,从而为语言资源的优化提供良好依据[2]。

  三、当代文学语言的言外之意

  在文学语言分析的过程中,口语化以及简练化的语言形式虽然逐渐成为当代文学追求的艺术特色,但是,在现阶段语言文化形成的过程中,很多语言问题却受到了一定的质疑。对于中国现代汉语文学而言,其发展虽然已有一百多年,但是,中国的现代汉语并没有形成属于自己的文学语言,在语言运用的过程中受到了人们的广泛质疑。同时,在当代文学语言形成的环境下,口语化以及简洁化的语言形式并不是技术问题或是知识问题的限制,在某种程度上去体现出价值观及世界观等因素的限制。老舍希望充分的信赖大白话,并相信白话是万能的,因此要去全心全意的进行白话的学习,并运用白话,体现出白话语言运用的基本立场。而在文学语言分析的环境下,其内容与政治语言存在着一定差异,如果这种语言形式已经是大白话,还要在创作的过程中追求简洁,这种现象的出现也就很容易使文学作品落入到简陋的状态,所以,在作品创造的过程中,作者应该认识到语言不仅是一种基本的交流工具,而且也是人们生存的基本方式,所以,具有怎样的生存方式也就体现出特定的语言环境。例如,汪曾祺强调,语言不只是一种技巧,也不只是一种形式。在一些小说创作的环境下,其语言不是外部东西,可以与语言及内容共同存在的,在某种程度上会呈现出不可剥离的状态。所以,在现阶段文学语言分析的环境下,应该在口语问题以及简练问题追求的基础上,实现文学艺术性的充分体现,从而为文学艺术表达现代化发展提供稳定支持[3]。

  四、结语

  总而言之,在当代文学语言研究的过程中,通过语言角度的研究可以有效确定文学理论、文学史,并在此基础上实现学术方法及学术研究的有效创新。但是,在现阶段文学语言探究的环境下,仍然存在着很多制约性的因素,其中语言理论的运用以及语言的方式分析等内容都需要人们进行进一步的研究,通过语言口语化、简洁化以及言外之意等形式的综合分析,实现文学语言运用的合理性。

  参考文献

  [1]顾彬.从语言角度看中国当代文学[J].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版),2015,02:69-76.

  [2]文贵良.回顾与展望:百年文学语言变革——“文学语言问题”学术研讨会综述[J].学术月刊,2015,04:135-140.

  [3]王本朝.简练的口语:当代文学的语言问题[J].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2013,11:103-109.

  [4]汪树东.筑造龙江当代文学的宏伟景观——评冯毓云、罗振亚主编的《龙江当代文学大系》[J].学术交流,2012(4):207-208,封3.

当代文学语言问题反思与追问分析相关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哪个好_北京pK怎么玩-湖北快3怎么玩 郑爽疑与张恒分手| 淘宝网| 今日头条被约谈| 伊朗发现新油田| 北理工80后副校长| 玻利维亚总统辞职| 中卫回应林区污染| 李菁菁宣布退圈| 江姐托孤信曝光| 关晓彤回应黑眼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