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9bzp"></cite>
<cite id="d9bzp"><span id="d9bzp"></span></cite>
<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menuitem>
<var id="d9bzp"></var><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
<cite id="d9bzp"></cite>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漫谈现实主义文学

时间:2017-07-22 研究生论文 我要投稿

  【导读】“先锋文学”退潮后,现实主义文学又成为大规模的文学主流,其中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其一,“先锋文学”发展为技术层面的重叙述,与现实生活的关联性过弱,走向凌空韬虚的穷途;其二,市场化力量强化了读者期待对文学的影响。改革十几年后的中国社会,生活实际呈现出繁杂难辨的特征,在缺失一致价值判断标准的情况下,这种困境更加突出,人们就更加渴望了解并认识所身处的世界,新写实、现实主义冲击波,甚至近些年来的“底层文学”,其实都是为读者竖立生活镜像,并按照作者本身的思想观念引导读者有趋势地识别社会、判断社会。

  于是,许多先锋作家发生写作转型,视线外移,开始关注普通民生、世情百态;许多非先锋作家在去除心理顾虑和形式压力的情况下,焕发出更多的描摹热情。但遗憾的是,许多作家的文本多是对传统表达方式的继承模仿,甚至一些年轻作者起笔就师从国内外某些传统现实主义作家,在情节的起伏转承间、形象的鲜活生动上大下功夫,意识上没有受到世界文学经验的启示和渗透,再加上商业文化对其心态的影响,使他们的原创能力先天孱弱,原创意识消匿于多产的急切中。翻开杂志,即便是全国知名的杂志,大量作品也是千篇一律,毫无生机,毫无审美深度可言,目录上印着不同的作家名字,视线里是不同的际遇命运演绎,但语言腔调如出一辙,前后结构形似孪生。加上文学市场化需求中的某些时髦性因素(如性爱、暴力、悬疑、官场等)的作用,雷同化现象就更加严重。

  这里,就凸显出一个重要问题:此现实主义跟彼现实主义的关系。在对文学发展历程的梳理中,我们很容易就得出一个常识:任何文学形式,现实主义也好,浪漫主义也好,都是在保持根本内核不变的情况下,其外在形态随着人们表达经验和文化经验的积累不断融新,并在这个渐变或突变过程中逐渐丰富多元。写作重要的是个人化的经验表达,即便同是现实主义的主流作家,雨果跟巴尔扎克,司汤达跟海明威,肖洛霍夫跟托尔斯泰都各有不同。

  主义对于这些作家来讲,在自觉的创作中处于隐在与消退的状况,并不构成条框,亦不是方向与目标。现实主义其实从来没有固定的概念和统一的标准,文学史或者文学理论上的某些论定只是学者们为研究方便而作的后来总结。好作家永远在追求和尝试着适合自我、与众不同的新表达,而这,并不是“先锋文学”的专权,也不是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的专属特征,只是,受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影响的“先锋文学”更强调着重这一点罢了。所有的此现实主义都不再是彼现实主义,那“通过细节如实表现生活”的现实主义早已经是过去,那“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也早成为过去,“先锋文学”前一些人提出并坚持的“纯文学”是为了维护文学自身的独立性,使其从政治工具的不正常移位中回归自身,而1990年后的“纯文学”,却是力警文学不要陷入市场化的新意识形态,不要随波泛滥地泯灭了个性特征而陷于庸俗现实主义,要作者重视自我内在感受,重视自我表现力的开掘,从而保持文学自身的独立性,保持文学的神圣度和难度。

  既然当前的现实主义文学已不是过去的传统现实主义文学,那么,不同体现在哪里?或者可能体现在哪里?我们认为,现实主义是开放性概念,是具有生发性特征的概念,在作家力求把握和表达社会生活本质真实性的根本上,其外在叙述方式是没有边界限定的。也就是说,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的表现方式都可能成为、也应该成为当前现实主义的叙述资源,成为作家寻找自我表达特征的先在经验?傻鼻按蟛糠肿骷业南质抵饕逍醋,却造成现实主义的叙述后退,在“如实描摹”层次大下功夫,致使一些作家在情景真实、人事真实中,却难以真正把握真实,认识真实。当前现实主义的困境就是表达能力的衰退,中国作家在世界文学背景下探索有效表达中国经验的途径有两条:一是退回传统和民间吸取养分。

  作家从“民间的东西”中吸取养分所取得的成就已成为当前文学的高度和成就,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就是有力例证,尽管有人说他的创作受?四珊吐矶怂沟挠跋,但笔者认为?四珊吐矶怂苟运皇羌し⒒蛘咂舴,他真正得益于广阔而深厚的民间资源、故事资源和叙事资源,他真正的成就就在于以民族化的叙事表达近几十年民间生存的真实情态。二是继续吸取世界文学的广博经验。作家从“外来的东西”中吸取营养实质上是百年文学发端期以来的策略与实施,并且在上世纪20年代30年代因那代学人的素养和自觉而留下了光彩的篇章。遗憾的是40年代后的政治要求使文学在捆绑中离开正常,逐渐在“高大全”的标尺中走向“假窄僵”。80年代的“先锋文学”是重返20年代文学场的诉求,是在“世界文学”参照系中中国文学的努力攀登,是对现代文学方法论的无意识继承和发扬,但因为在更多西方理论的淹没中走向纯形式的炫技,和接受群体的拒绝而走向结束。但其自觉的创造性精神意识和掘向深层的认识努力和表达努力却以散在的状态活在少数作家的观念领域和文字世界,构成一些作家的创作观念和文本实际。

漫谈现实主义文学相关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哪个好_北京pK怎么玩-湖北快3怎么玩 郑秀晶| 知网| 惊魂绣花鞋| 百度地图| 红海行动| 硼酸| nba| 大约在冬季定档| 陈情令韩国定档| 我说的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