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9bzp"></cite>
<cite id="d9bzp"><span id="d9bzp"></span></cite>
<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menuitem>
<var id="d9bzp"></var><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
<cite id="d9bzp"></cite>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文化大背景下的翻译理论

时间:2017-06-17 英语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摘 要:文化背景下的翻译理论,翻译理论的发展和文化背景对翻译的影响,文化背景及语言表达差异中翻译的基本技巧。
 
  关键词:文化背景;思维差异;文化意象;翻译理论
  
  一、文化背景的不同对翻译的影响
  
  (一)中西方思维差异对翻译的影响
  汉民族的综合型思维方式,使得中国人注重整体和谐,强调“以多归一”的思维方式:句子结构上以动词为中心,以时间顺序为逻辑语序,横向铺叙,层层推动,归纳总结。形成“流水型”句式结构。西方民族的分析型思维方式,使得西方人注重分析方法,惯于“由一到多”的思维方式,句子结构以主语和谓语为核心,统摄各种短语和从句,由主到次,递相迭加,结构复杂,但形散而意合,形成“树权形”的句式结构。下面是《红楼梦》中的一个句子在霍克斯(David Hawks)和杨宪益两种英译本中的译法。
  第一个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
  霍译:The first girl was of medium height and slightlyplumpish,with cheek as white and firm as a fresh lychee and a nose as white and shiny as soap made from the whitest goose-fat.She had a gentle,sweet,reserved manner.To look her was to love her.
  杨译:The first somewhat plump and of medium height. Her cheeks were the texture of newly ripened lichees, her nose as sleek as goose fat, gentle and demure. She looked very approachable.
  仅从两个译文与原文的对比就可以证明上述观点。再比较两个译者的不同,霍译在第一句中仅用了一个with引导的伴随状语就一气呵成地将迎春姑娘的外表尽善尽美地表现出来,之后他又用一个简单句表达了她的性格。而在杨译中,他用了两个句子,按照由大方面到小方面的顺序描述了迎春姑娘的外表特征?梢运嫡饬街忠敕ㄖ皇且胝叩乃嘉绞揭约氨泶锵肮叩牟煌。由此可见,不同民族的思维方式决定了不同的语言表达形式,在英汉翻译过程中,应该根据具体的情况,根据目的语的表达习惯和读者的审美情趣,对原文的表达形式作相应的调整,以使译文通顺,语意畅达。
  
  (二)中西方文化意象的不同对翻译的影响
  文化意象是凝聚在各个民族的智慧和文化中的结晶。在中国文化中“龙”备受推崇,与龟、凤、麒麟合称四录,龙代表帝王,象征吉利的动物,如:“龙眼识珠,凤眼识宅”、“龙投大海,虎奔高山”。西方人却认为dragon(龙)是邪恶的象征,认为龙是凶残肆虐人的动物,应予消灭。龙被称为怪物,恶龙。中国画上的龙没有翅膀,西洋画的龙却是有翅膀的怪物。如“dragon’s pond and tiger’s cave;dangerous place”(龙潭虎穴)。在文学翻译中也有这样的翻译,如《红楼梦》中有一句:宝玉满面泪痕泣道:“家里姐姐妹妹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个这么一个神仙似的妹妹也没有,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
  霍译:“...And now this new cousin come here who is as beautiful as an angel and she hash’t got one either,so...”
  杨译:“? Even this newly arrived cousin who is lovely as a fairy hasn't got one either,...”
  在这里,当宝玉指到美丽可爱的林妹妹时,他说是个“神仙似的妹妹”。在汉语文化里,当指及某人漂亮时,我们会说真是“美若天仙”。这里杨宪益按照汉语文化中的意象将其译作“lovely as a fairy”,准确地体现了汉民族的文化色彩;羰辖湟胛“as beautiful as an angel”.我们知道西方文化的主源是希腊神话和圣经,angel在这些文化中是智慧与美丽的象征;羰峡悸堑蕉琳叩淖诮瘫尘昂兔褡逍睦,采用了意译的手法将原文中文化转移为西方基督教文化观念,便于读者理解,因此这两种不同的文化来源造成了他们译文的不同。以上的翻译中,两位译者由于其所处的文化背景不同采用了不同的译法,杨氏虽忠实地翻译了原文,而且在译文中采用与原文同等的文化意象,但由于面对的是译语读者,因此,相比之下,还是霍氏的译文更地道,更易于接受。有时一个文化意象是无法译出的,在翻译时,需要加脚注注明,或给予必要的解释。如: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霍译:She had more chambers in her heart than the martyred Bi Gan;And suffered at the more pain in it than the beautiful Xi shi.
  杨译:She looked more sensitive than Pikan [1],more delicate than Hsi Shih[2].
  [1]A prince noted for his great intelligence at the end of the Shang Dynasty.
  [2]A famous beauty of the ancient kingdom of Yueh.
  对于我们汉语读者来说,都知道“比干”是智慧的象征、“西施”是美人的象征,然而对于译语读者来说,却不一定知道他们是何许人,杨氏以加脚注的方法介绍了他们所处的文化背景,让译语读者充分了解到“比干’’“西施”等人物传说的深刻内涵,从而达到文化信息的转移,而霍氏的译文只会让人得知Bi Gan是martyred,Xi Shi是“beautiful”,而不知道其文化来源,因此,使原语的文化信息不能完全传递。
  
  二、文化背景及语言表达差异中翻译的基本技巧
  
  在汉英互译过程中,除了解汉英两种语言的文化背景知识外,如能对英汉两种语言表达上的差异有所了解,对于提高翻译技巧将会大有裨益。

文化大背景下的翻译理论相关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哪个好_北京pK怎么玩-湖北快3怎么玩 辛普森一家| 国足抵达菲律宾| 陈乔恩谈女性四十| 比特币| 千图网| 金陵十三钗| 霸王别姬| 我说的都是真的| hold| 塔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