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9bzp"></cite>
<cite id="d9bzp"><span id="d9bzp"></span></cite>
<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menuitem>
<var id="d9bzp"></var><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
<cite id="d9bzp"></cite>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王志信改编曲《孟姜女》的艺术特色

时间:2017-09-06 音乐学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王志信将我国一些有特色的原生态民歌进行改编,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王志信改编曲《孟姜女》的艺术特色的论文范文,欢迎阅读查看。

  王志信先生是我国著名的作曲家,他1942年生于河北乐亭县,1958年作为民歌手进入中央歌舞团。1981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干部进修班学习作曲,此后开始了作曲工作。他主要的成就就是在传统的民间音乐基础上进行再创造,经他改变创作的有《木兰从军》、《蓝花花》、《孟姜女》等大型声乐作品。

  一、王志信的改编曲《孟姜女》和民歌《孟姜女》的对比

  王志信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和词作者刘麟一起合作,将我国一些有特色的原生态民歌进行改编。由于他本人是作为民歌手出生,会演唱几百首中国民歌,后来又和刘麟一起到全国各地采风,积累了大量的民歌资料。

  王志信改编后的《孟姜女》不仅在歌词结构上将十二月浓缩为四季来表现,在曲调上也做了较大改动,民歌中的十二段曲调一致,但改编后的四段就有四种表现形式。在旋律线条和速度上改编后的《孟姜女》和民歌都差不多,都属于慢板。

  改编后的《孟姜女》的节奏从原来的2/4拍改为4/4,3/4,2/4,不仅节奏变化丰富,还加上了休止和延长音。和民歌相比,改编曲的加花明显增多,同时在民歌五声性级的基础上,改编曲扩展为七声性级,使歌曲的表现力更加丰富。

  在歌曲篇幅上,民歌的篇幅长是因为歌词段落多,改编后的歌曲由原来的四小句扩展为四个乐段,两次转调,具有明显的调性色彩对比。

  二、王志信的《孟姜女》艺术上的特点

  王志信改编后的《孟姜女》在艺术具有鲜明的特征,这些特征既有体现民歌特色的部分,也有戏剧效果的成分。从前奏开始,整部音乐作品就像戏剧一样来展开情节,步步推进。

  前奏采用的是慢板速度,旋律也舒展平缓,好像电影镜头,从大范围的江南乡村全景慢慢摇向一座农舍,最后定格在这里,主人公孟姜女就在这里生活。歌曲的第一段完全是将江苏民歌《孟姜女》移植过来,一样的曲调,一样的歌词:“正月里来是新春,家家户户喜盈盈。人家夫妻团圆聚,孟姜女的丈夫去造长城。”作曲家在此提示要用“稍慢、委婉、哀怨”的情绪来表达,仿佛是一个画外音在介绍故事中的人物,点出了事情的原委,在喜庆的背景下,用“人家夫妻团圆聚”来反衬孟姜女的凄凉。

  间奏时的跳音一下将新春的喜庆转到了夏夜的冷清。

  第二段的句式相比第一段有了小小的改变:“夏夜里银河飞流星……”节奏上就变得更舒缓,每一句句尾都加上了倚音,尤其是“能重逢”的“逢”加了两小节,就具有戏剧拖腔的效果,在演唱时带着哭腔,表达了孟姜女盼着与丈夫团圆,可这种祈盼又显得遥遥无期,增加了凄凉的韵味。

  接下来的间奏由十六分音符紧密排列而成,显示了时间的流逝,表达了孟姜女在盼望与失望之间的焦虑和无奈。

  第三段的歌词在结构上和前两段有很大区别,由七字句、三字句、四字句组成:“九月里来九重阳,菊花煮酒空相望。落叶飘,秋风凉,窗前月如霜。我给亲人做衣裳”这一段的曲调由G调转为F调,从第二段的委婉幽怨变为凄凉,在情绪上也和天气变化一样从夏天的热转为秋天的凉,一下进入了低谷。

  接下来的间奏采用的是激情的快板,三连音和震音交替出现,将戏剧中的紧拉慢唱的摇板和由慢而快的垛板相融合,在音效上具有北风呼啸的感觉,而紧凑的三连音使人仿佛看见在寒风呼啸中,孟姜女蹒跚独行的身影。

  第四段采用的都是长音演唱,和急促的伴奏形成鲜明的对比,在伴奏中加入了戏曲上用的梆子等乐器,使歌曲中具有戏曲韵味,长音演唱具有呐喊的效果,表现了孟姜女不畏艰险,千里寻夫的执着。“大雪纷纷北风急,孟姜女千里送寒衣,从秋走到年关过,不知丈夫在哪里?

  声声血泪声声唤,天也昏来地也暗。”最后一句的演唱是一段高音慢板,已经是哭天抢地的悲怆,这里不仅有孟姜女自己的绝望和悲愤,也代表所有老百姓的悲愤,这带着哭腔的呐喊是无数老百姓对统治者暴政的控诉。

  一首民间小调,经过王志信和刘麟的共同演绎,通过转调的方式,节奏强弱的改变,用延伸和扩展主题的手法,加入戏曲和咏叹调的表现方式和技巧,终于成为一首气势恢宏、动人心魄的大型声乐作品,用全新的方式表现了古老的民间传说。

  三、结语

  王志信的《孟姜女》在改编时,由于本质上对传统民歌的了解和尊重,因此尽管加入了现代音乐元素和外来音乐元素,却没有降低歌曲的民歌韵味,反而更加突出了这首叙事小调的悲剧性,使这首民歌的影响更广。

  参考文献

  [1]帅志刚.新编声乐作品《孟姜女》的演唱分析与艺术表现[J].科技信息,2009,(16)

  [2]魏丽莉.刘麟、王志信新创民歌的综合美感[J].人民音乐,2009,(03)

  [3]林浦凤.论民族声乐作品《孟姜女》的创作特色及演唱处理[J].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S3)

王志信改编曲《孟姜女》的艺术特色相关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哪个好_北京pK怎么玩-湖北快3怎么玩 跨界设计师郭麒麟| 胡歌| 高雷雷炮轰足协| 华盛顿发生枪击案| 古墓丽影| lady gaga| lady gaga| 小野辟谣团队解散| 华盛顿发生枪击案| 汤姆克鲁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