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9bzp"></cite>
<cite id="d9bzp"><span id="d9bzp"></span></cite>
<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menuitem>
<var id="d9bzp"></var><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
<cite id="d9bzp"></cite>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关于地域音乐文化教学价值取向研究论文

时间:2018-08-02 音乐学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一、教学评价的内涵的价值取向

  教学评价是指在搜集教学信息的基础上,依据一定的评价标准,对课程与教学的实践活动进行价值判断的活动,扼要地说,就是基于一定的教育事实,进行的价值判断。教学评价的历史几乎与教育的历史一样漫长,古代的教学评价及考试,教学的评价制度与人才的选拔制度紧密相连,评价标准单一。现代的教学评价综合运用心理学、统计学等原理逐步完善,既有量性评价,又有质性评价。当前,教育教学评价倡导评价的目的是人的发展,评价的人才选拔功能被弱化,重视评价的人文精神和教育功能。教学评价大致有三种价值取向:目标取向、过程取向、主体取向。目标取向,就是将评价视为讲课程与教学实践的过程与预定的课程与教学目标对照的过程。达到了预设的教学目标,就是属优的教学;未达到预设的教学目的,就是属劣的教学。这种评价取向忽视了人的主体性、创造性和教学情境的复杂性。主体性评价,就是将评价视为与被评价者、教师与学生共同建构意义的过程,学生和教师都是评价的主体,以人的自由与解放作为评价的最终目的。过程性教学评价,指在教学评价的过程中,突破预设的课程与教学目标,主张凡是有教育价值的,无论是否符合预设的教学目标,都是有意义的。强调过程的价值,对于人的主体性、创造性给了充分的空间过程性评价直接关涉一些复杂的学习情境,知识与技能是主要的评价指标,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量化。然而,隐性的情感、态度、精神、意志的学习是无法用量化的手段来测评的。这种复杂的学习情境,是一种深层式学习,学习过程是学生探究和体验的过程,学习的效果很隐性,但是是基于学生兴趣,基于学生精神、心理全面发展的基础之上的。过程性教学价值评价取向直接指向深层式学习方式,是一种以人为本的,真正指向人的发展的评价取向。

  二、地域音乐文化教学评价过程性取向的诉求

  1.地域音乐文化的人文教育宗旨诉求过程性评价地域音乐文化教育是一种立足于人文教育为宗旨的教育。人文教育尊重人的价值和主体性,以培养人的人文精神为旨归。人文精神是与科学精神对应的主体精神,强调人在科学中的主体价值和地位,关注人的精神需求,尊重人对真、善、美的终极向往。人文教育把人始终都视为是一个身体、心理、精神的综合体,人文精神是一个人成长和发展的必需品质。自二十世纪80年代起,课程与教学评价开始出现新的评价理念,即关注课程与教学实践中的人文精神的培养,突出了课程与教学人文教育的价值。音乐是一门人文学科,人文学科的学科本质是人文教育。然而,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进步,技术对人类社会产生的影响越来越深远。技术不仅是带动一个国家工业、农业等产业发展的最强劲动力,而且在人类的生活、娱乐、教育等领域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在我国高校系统里,随着工业化的不断深入,各大高校也在一致追求办学规模、办学结构等,学校办成“人才”加工工厂。学校与学校之间22的文化差异性在逐渐丧失。自然学科、社会学科、人文学科都在强大的科学的召唤下,一致地向着知识与技能迈进。学校教育的人文教育正在衰微。音乐学科的教育也没有幸运地逃脱“科学主义”之风,音乐专业的课程设置、教学实践无不在强调学生知识与技能的获得,音乐专业实践领域里以目标为取向的教学评价理念、以量化为主的教学评价方式盛行。这实质上违背了音乐作为一门人文学科的本质属性。地域音乐文化的教学以人为学科为旨归,是与其学科本质特征一致的。人文教育的教学评价,强调人文精神,强调评价者与评价对象之间的相互作用,这正是以过程性教学评价为取向的精神旨趣。

  2.地域音乐文化的“完整性”的特征诉求过程性评价地域音乐文化是一个“人、生活、音乐、历史”的整体关联体,音乐不能从地域人的生活中脱离,不能从当地的风土人情中脱离,否则,音乐就成为了纯然的音响,失去了地域音乐文化的生气与活力。这是因为地域音乐文化与大多数的西方音乐截然不同。广大劳动人民是创作地域音乐的主体,而单个的专业音乐家是欧洲音乐创作的主体。劳动人民在日常生活中创作音乐、使用音乐,音乐在劳动人民的生活中产生、流传,音乐即生活、生活即音乐,地域音乐文化就形成了一个“人、音乐、生活”的整体。欧洲专业作曲家的音乐创作,是以专业的知识与技能为基础来创作的,此是与我国地域音乐文化的最大区别。长期以来,我国高校沿袭的是欧洲音乐专业教学模式,欧洲音乐作品是重要的教学资源。如果说欧洲音乐呈现给学生的是一个以“知识与技能”为显著特征的载体,那么我国的地域音乐文化呈现给学生的就是一个“人、音乐、生活”的文化载体。地域音乐文化的教学实践中,音乐不能从其地域人民的生活、地域人民的风土人情中脱离开,地域音乐文化的完整性,客观上为学生的精神、情感、心理等发展提供了一个通道。在地域音乐文化这种教学资源中,展现给学生的是,地域人民的生活、地域人民的情感、地域人民的精神、地域人民的文化,学生面对此教学资源,可以直接感受“我与自然”“我与他”“我与生活”,感受自我声明的意义和价值。

  三、地域音乐文化过程性教学评价的实施

  1.质性评价模式地域音乐文化的过程从价值取向教学评价应当采用质性的评价模式?纬逃虢萄兰勰J绞歉菀欢ǖ慕萄兰劾砟、课程思想和特定的评价目的而建立起来的完整的评价体系。执行评价模式,是相对于科学的、量化的评价模式而言,强调不依赖于心理学和测量学的手段,而是社会学、文化人类学、历史等学科,采用解释的方法,关注学生情感、心理因素的成长。

  质性评价的步骤有:(1)观察,了解具体教学情境的状况;(2)研究,针对教学过程中的问题、现象进行探讨、沟通;(3)解释。质性评价模式以情境为来源,不注重结果,只关注过程,评价的焦点在于“意义”,学生经验了什么?学生感受了什么?如何理解这些经验与感受的意义?质性评价是一种带有人文精神的教学评价模式,是与地域音乐文化过程性教学评价的价值取向一致的。

  2.多元的评价主体和评价对象地域音乐文化教学的评价主体与对象应该走向多元化?纬逃虢萄У钠兰壑魈逵Ω檬嵌嘣,不仅是指教师,还包括家长、其他同学。评价对象也不仅是单独的学生个人,还包括教师的教学行为。对学生的评价,须建立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评价指标,传统的音乐知识与技能不应在教学评价领域里演绎独角戏。地域音乐文化教学评价,应以学生的兴趣、爱好、情感、精神、价值观等为评价重点。因为地域音乐文化教学,学生将会受到地域文化的全面熏染,学生的精神、情感、意志在整个地域音乐文化的教学中会综合涌现,促进学生生命的全面成长,这些要素是学生全面发展的必备心理素质,应该成为不可缺的重点的评价内容。对教师的评价也应该是多元的,包括教师的准备情况、教学技能、教学水平等,最后,家长和其他同学、教学管理者也可以成为教学评价的主体,实现评价主体的多元化。地域音乐文化作为音乐教育教学的资源为学生情感的丰富、精神的成长提供了广阔的通道。这种音乐文化在教学实践中给学生带来的是生命的全面成长,在这种文化资源的教学中,学生与教学资源之间的互动是一个情感、精神等心理因素的全面互动,其中必然存在许多不确定的难以把握的因素,这是教学评价的世界性难题,故地域音乐文化只有以教学过程为评价价值取向,按照质性评价的模式,才能有效地发挥地域音乐文化教学资源的价值。

关于地域音乐文化教学价值取向研究论文相关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哪个好_北京pK怎么玩-湖北快3怎么玩 叙利亚成国足梦魇| 唐嫣怀孕后封面| 9岁神童大学毕业| 徐冬冬发文| 王思聪被限高消费| 翻译| 从前有座灵剑山| 豫章书院教官涉案| 红谷滩凶犯获死刑| 今日头条被约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