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9bzp"></cite>
<cite id="d9bzp"><span id="d9bzp"></span></cite>
<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menuitem>
<var id="d9bzp"></var><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
<cite id="d9bzp"></cite>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杂谈体育和艺术

时间:2017-08-25 艺术学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毕业论文

  当申办2008北京奥运成功的喜悦还在眼前的时候,这1盛事的开幕几乎又到了眼前。北京奥运对于中国人的最大贡献就是史无前例地普及了体育,并通过此凝聚了国人的爱国之心?墒,就体育的本体而言,体育的发展既有传承,又有创新,传承中有1以贯之的不变,创新中有反映现实要求的变,但各种不同的变都是在项目基本的规则之内,反映项目的本质特征。体育除了竞技的目标之外,其艺术性通过不同项目的不同特点表现出艺术审美的某些要素,因此,体育之美除了像艺术体操更多地表现出艺术性之外,其他竞技项目的审美不管是力度的,难度的,还是对抗性的,都会通过力度、难度、对抗的美使人们赏心悦目。

  体育和艺术有许多不可比性,这是由本质规律决定的?墒,也有某些相通之处,可以在比照中引发1些思考。除本体之外,如果说体育和艺术还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体育项目的发展是以微变的方式保持本体的不变,或者在原有的基础上推出新的项目,比如,乒乓球改了球的尺寸和颜色,但是,相对于乒乓球的整体规则来说,这些变化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1996年正式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的沙滩排球,则是沿袭了排球的基本规章、结合场地的不同而作了相应的变化。与体育中的变化不同的是,艺术中的有些项目是以突变的方式彻底地颠覆本体,比如当代艺术中的许多内容,完全没有祖先可寻;再就是以创新的方式逐渐地改变了本体,比如中国画。但是,艺术中的京剧、昆曲却如同体育,不管怎样变,其基本的唱念做打是不变的。

  如此的比较,可以得出这样的1个规律,不管是体育还是艺术,如果要保持其项目的本质特征,其变都不能破坏本体,都必须保留基本的程式和规则。以中国花鸟画来论,明清以来的无数画家几乎都在梅兰竹菊的表现中体会到了文人的趣味,并沉浸在这种趣味中乐此不疲。因此,梅兰竹菊几乎成了花鸟画家在艺术竞技场中的1个必选项目。在这个必选项目的范围内,通过它的表现而在身份的确立中怡养性情,抒发胸中之逸气。这1格局在20世纪中期之后被打破,花鸟画的发展出现了拐点,而验证其成就与能力的必选项目也发生了改变。原来以梅兰竹菊这1题材为必选项目的潜规则,变成了以表现时代风貌的明要求。当代花鸟画缺少必选项目的基本判断,不仅影响了花鸟画的当代价值判断体系,而且也影响到花鸟画所应有的中国文化的特色。在花鸟画的发展疏离传统的现实倾向中,当代花鸟画的发展出现了有目共睹的历史性变异,其中的问题指引我们重新审视在传统艺术的发展过程中必须要保留1些必选项目,使之体现中国文化的特色,以确立具有中国特色的花鸟画艺术的核心价值观,这也是在国际化的背景下需要慎重对待发展而必须思考的1个问题。必选项目是能够看出其功力和素养的1项基本的诉求,如果完全废弃的话,不仅在文脉上中断了中国花鸟画的传统,而且也使当代花鸟画失去文化的含量和审美的意义。

杂谈体育和艺术相关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哪个好_北京pK怎么玩-湖北快3怎么玩 30公里收费750| 中国男篮险胜韩国| 最好的我们| 贵阳取消购车摇号| 登革热| 可兰白克| 唐纳德·特朗普| 印度宣布登月失败| 可兰白克| 任达华逛街被偶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