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9bzp"></cite>
<cite id="d9bzp"><span id="d9bzp"></span></cite>
<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menuitem>
<var id="d9bzp"></var><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
<cite id="d9bzp"></cite>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浅谈民乐合奏课中乐器的融合

时间:2017-08-25 艺术学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毕业论文

  内容摘要 (冒号):文章从音乐的基本要素音准、节奏、音色等方面入手,阐述了在以学生为主体的民乐合奏课中,如何实现各种乐器的融合。

  关 键 词 (冒号):融和 音准 节奏 音色
  
  近年来,在普及音乐素质教育、弘扬民族传统文化的倡导下,各类民族器乐艺术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各艺术院校的民族器乐专业学生日益增多,单纯的独奏表演已经不能满足民乐多种演奏形式的需要,以“吹打弹拉”为基础的有1定演奏规模的民乐合奏,成为民乐教学中必不可缺的重要内容,而民乐合奏课则成为民乐合奏的前提和基础。由于民族乐器在音色等诸多方面都存在着极大的个性,要给非专业团体的学生上好民乐合奏课,并解决在排练中各乐器的融合已成为1个十分重要的问题。
  我国民族器乐有着悠久、深厚的历史传统,因各自所处的历史文化背景不同,民族器乐在音高、音准、音色等方面具有各自的特色和个性,这使我们在排练中很难把握和权衡,但就是这种特色和个性却能表达特殊而贴切的音响效果和意境。如何不受这些民族器乐的制约而又为我们所用,关键问题是创造性地使民族器乐的个性相互融合。
  
  1
  
  音准是所有器乐合奏中最为重要的因素,这在民乐合奏课中是较难解决的。如果把整个乐队看作是1个和弦的话,那每1种乐器所构成的声部就是和弦织体中的每1个音,要奏出1个完美的和弦,每个音必须担当好自己的角色。首先,在乐队应该有完善的调音制度,按照弦乐声部——弹拨声部——吹管声部这1顺序有秩序地校音,每个声部要有专人负责所在声部各种乐器的校音。每1个学生在演奏时可能都会注意音准问题,但这种注意的范围只限于自己,因为大多数学生在学习时都是被当作独奏者来培养的,从乐曲的表现和处理都比较注重个性的张扬。而在参加合奏时,由于学生合奏实践经验的缺乏,容易使自己声部和其他声部不够融合。就弹拨乐器琵琶而言,左手手指按弦的力量就直接关系到音准的问题,虽然它们都有固定的“品”位,但在合奏中如果不注意聆听其他声部,情绪激动时很容易造成按音的力量过大,造成音准偏高。而在吹管乐器竹笛和唢呐中,由于乐器质地的原因,吹奏时间1长,乐器发热后音准就会发生变化,这时只有自己注意周围声部的旋律音准、时刻调整音准才能真正融合到乐曲中。当然作为合奏的指挥要时刻掌握乐曲的音准,在感性指挥中也要留心捕捉不和谐的因素。
  
  2
  
  音乐是时间的艺术,节奏与节拍是乐曲的骨骼,节奏、节拍的不同会直接影响乐曲表达的内容。1部好的作品是作曲家巧妙地利用了严格的音域空间和节拍标准而成的,各声部之间是相互烘托相互支撑的,既有主奏声部也有伴奏声部。对于演奏基本功并不十分过硬的学生来说,要在排练中较好地掌握乐曲的节奏和节拍并不是件易事。如在《花好月圆》1曲中,弹拨声部大多扮演了伴奏的角色,而且后半拍的伴奏音型较多,好多学生在演奏中很容易把后半拍演奏成前半拍。这主要是由于学生的合奏经验不足,只对旋律敏感而对节奏型的把握相对就差1些。对于这种节奏型的指挥,可以把全是后半拍弱起的节奏改为每隔两小节1个前半拍重音,逐渐适应节奏型,等到能驾驭乐曲后再改回。此外,在平时可分声部加入1些节奏型的训练,使学生在保持速度稳定性和节奏把握能力上得到提高。在排练1部作品时,最令指挥头疼的可能就是演奏者只演奏作品而不理会指挥。在这个问题上,指挥1方面要加强学生对于乐队整体性与指挥统1性重要性的认识;另1方面要丰富指挥语言,使演奏者的情绪得到最大的调动。


  3
  
  在民乐合奏课中,各种乐器达到音色的融合是最难处理的问题。现今的合奏曲目中,除去流传下来的古曲,近现代的合奏作品大多是运用西方作曲技法创作的,用传统民族乐器演奏“非传统”的作品,最突出的问题就是音色。民乐合奏课中运用的乐器包括弹拨乐、拉弦乐、吹管乐、打击乐。如何使这4类乐器在合奏中达到较为融合的理想效果,重要的就是指挥根据乐曲需要对声部配置作出合理的调整。传统民族乐器中高音乐器居多,中音乐器除了中阮以外,中音笙、中胡、中音加键唢呐等中音乐器的产生都是同种乐器的改良。有些乐器音域宽广,可是它们的中低音区并不是本乐器的特色所在,不能总使用。人们更多的还是直接运用大提琴和低音提琴,虽然这两种乐器并不是传统的民族乐器,但它们的使用却使乐队的声部得到丰富,音域得到扩大。在民乐队中,各声部人员数量的比例调配也会影响到乐曲的声部融合,1般说来,拉弦乐器和1些中音乐器人数较多,高音乐器和打击乐器人数较少。同时由于拉弦乐器和弹拨乐器的发音方式不同,那么这两种乐器的调配就显得尤其重要。弹拨乐器1般是特色声部和少部分旋律声部的担当者,拉弦乐器是大部分旋律声部的担当者,所以弹拨乐器和拉弦乐器1般是2∶5的比例(弹拨乐合奏除外)。这样在突出主旋律的前提下能使得旋律织体更加有层次性。除了上述谈到的问题,还有就是有些作曲或配器者在创作时忽视了乐曲在演奏时现实的音响效果,当然这也是很难估计全面的。新创作的作品不经过实践排练是很难发现问题的,即便是作品符合西洋作曲技法的各项原则和要求,但在民族乐器合奏却也能显现出不足,主要表现为音色不够融合。当乐队融合度受到作品本身的影响时,指挥必须对作品的1些配器、和声等方面作出调整,不能盲目服从作品,毕竟作品的创作目的就是为了演奏出和谐动听的旋律。
  综上所述,民乐合奏课中的融合问题只要找对方法、看准途径是可以解决的。作为指挥,既要考虑西洋作曲技法又要顾及到民族乐器的个性魅力,这诚然不是1件易事。但只要指挥在处理作品时,保持细致谨慎的态度、科学冷静的头脑,对于出现的问题必定会迎刃而解。
  
  参考文献 (冒号):
  [1]冯天瑜,何晓明.中华文化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
  [2]袁静芳.民族器乐.人民音乐出版社.
  [3]叶栋.民族器乐的体裁与形式.上海文艺出版社.
  [4]傅利民.中国民族器乐配器教程.上海教育出版社.

浅谈民乐合奏课中乐器的融合相关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哪个好_北京pK怎么玩-湖北快3怎么玩 我在未来等你| 广联达| 徐正溪| 徐正溪| 武磊| window10| 范冰冰被曝产子| 周深| 周深| fifa最新排名出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