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9bzp"></cite>
<cite id="d9bzp"><span id="d9bzp"></span></cite>
<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menuitem>
<var id="d9bzp"></var><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
<cite id="d9bzp"></cite>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情感类真人秀节目叙事分析

时间:2018-03-26 艺术学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引导语:情感类真人秀是真人秀节目的一种新生的节目样式,它具备真人秀的原生态和平民参与等特点,同时又由于涉及爱情、金钱、婚姻等等敏感话题而更加吸引观众的眼球。以下是YJBYS的小编为大家找到的情感类真人秀节目叙事分析。希望能帮助大家!

  摘要:在真人秀节目饱受热捧的今天,若想要观众对电视节目持续保持新鲜感,需要电视节目制作者在节目中熟练运用电视叙事话语,从而达到节目效果的最大化。情感类真人秀节目中所包含的叙事元素将节目中特有的真情实感特色发挥出最显著的效应,使观众从中得到情感的置换以及欲望的满足。本文从情感类真人秀节目中的竞技游戏设置、节目剧本的叙事架构、节目参与者的角色定位以及节目矛盾的叙述来阐释叙事元素在节目编排中的重要性,从而剖析情感类真人秀节目受众的心理诉求以及此类节目的发展导向。

  关键词:情感真人秀叙事角色定位受众

  情感类真人秀是真人秀节目的一种新生的节目样式,它具备真人秀的原生态和平民参与等特点,同时又由于涉及爱情、金钱、婚姻等等敏感话题而更加吸引观众的眼球。情感类真人秀节目将真人秀的元素包括纪实性、冲突性、游戏性融入栏目中去,无论是事件的选择、环节的设置,还是主持人的控制、互动话题的确定,每个环节都明显带有真人秀的特征。近年来从中国本土的情感类真人秀节目《非常男女》到《非诚勿扰》,再到风靡中国的韩国电视节目《我们结婚了》,每个节目中的可操作环节都将制作者的思想杂糅进去,从而形成具有节目特色的叙事方式,观众将这种充满期待感的情感思维随着节目的情节发展而愈加深入,进而使情感类真人秀节目的叙事特征更加突出。本文将从以下几个方面分析电视情感类真人秀节目中的叙事元素。

  一、悬念的追逐

  游戏设置引发的观看刺激。无论是哪一种真人秀节目,都会包含有制作人或编导附加于整体节目的故事构思,只有把握住节目的主要脉络及走向,才能引导观众的观看兴趣,从而保证节目收视。从《非常男女》《玫瑰之约》以及《相约星期六》等中国最初情感类真人秀节目即当时所谓“婚恋节目”的播出开始,男女之间的私密情感在电视上的公开透明化使得这些节目的收视率居高不下,随后由于其固定不变的节目规则令观众开始对节目的整体形式产生审美疲劳。

  若想要使节目保持新鲜度,必须在节目中增加悬念机制,规则之上的未知刺激才是真正吸引观众目光的最佳选择。随后《爱情大挑战》等情感类真人秀节目在节目的设置中加入了男女搭配参与游戏的环节,男女嘉宾在游戏中感受相互之间的契合度从而进行最终的双向选择。游戏碰撞出的趣味性使观众在捧腹之余增添了对节目配对结果的期待感,游戏的竞技特征使得情感类真人秀节目的叙事框架得到了初步体现。

  以节目剧本为基础的故事架构。当简单易操作的游戏设置已经不能满足观众的需求时,叙事元素在情感类真人秀节目中的运用愈加纯熟,使整个节目的设计悬念不断,高潮迭起。虽说真人秀节目是以其纪实性而受到观众的极大欢迎,但若让节目参与者根据观众已经知道的或者隐含悬念的情节设置来进行体验,从而可以使观众观赏到参与者情理之中又意料之外的情感抒发。只有观众知情而参与者不知情或者观众及参与者皆不知情的剧本编排,才能最大发挥参与者的情感特征,也能够充分调动起观众的参与热情。

  例如,韩国MBC电视台在2008年首播的情感类真人秀节目《我们结婚了》便是在有剧本的情况下进行录制的。节目将两位互相不知道自己结婚对象是谁的明星安排在同一屋檐下进行假想结婚,嘉宾都是当红明星,在利用明星效益保证收视率的同时,安排两位明星的第一次见面。观众在观看安排好的首次见面的过程中始终保持着紧张且兴奋的好奇态度,在明星见面后进行假想结婚从而开始模拟婚姻生活。观众既可以看到明星在生活中的最真实的日常状态,也可以满足其对明星情感态度的猎奇心理,从而使观众在观看对象即明星嘉宾身上得到情感对象化的情绪宣泄。节目制作组还安排“明星夫妇”去某个地方进行蜜月旅行,旅行的事件本身是节目的剧本编排,但是旅行途中两个人的行动及情感表达则是明星嘉宾的真实反应。旅行途中会出现很多节目组也无法预料到的事件,比如无法预测到的天气情况。其中某期节目中的一对夫妇在其蜜月旅行中碰到了毫无预兆的暴雨天气,两人在狂风骤雨中骑着“浪漫”的双人自行车。在这种强烈对比下,明星滑稽而真实的反应吸引着观众一直保持着对他们旅程的关注,连贯而充满惊喜的“情节”令观众陶醉其中。这种悬念感贯穿节目始终但不会脱离节目剧本的基本架构,使得节目的播出效果既保持着真人秀节目的真实感,也在既有的框架中突显其悬念带来的刺激效果。

  二、参与者的角色定位

  结合自身特色的形象塑造。要想在情感类真人秀节目的众多参与者中脱颖而出,需要参与者对自己有一个非常清晰的了解,从而结合自身最明显的特征发挥其最大效果。电视这个“放大镜”会让观众充分注意并选择性记忆形象鲜明的参与嘉宾,加深观众对节目本身的关注度。例如江苏卫视《非诚勿扰》中的女嘉宾马诺,对于她的“拜金女”形象塑造可谓深入人心!澳缸诒β沓道锟,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甭砼档恼饩洹爸晾砻浴币灰怪涑晌壑谌纫榈幕疤,从话题中引发的关于价值观、婚姻观等问题也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大探讨。而在人们对于这句“名言”以及马诺这个“拜金女”形象议论的同时是对《非诚勿扰》这个节目的关注。不管是节目引来的非议还是马诺导致的网络热评,都可以看出成功的角色塑造可以使整个节目保持其叙事的连贯性和稳定性。

  恰到好处的形象反转。电视观众的审美态度受到当下快节奏生活速率的影响,因而容易对电视节目产生疲劳感。情感类真人秀节目中的嘉宾形象若是久久一成不变,很容易带给观众毫无新鲜度的倦怠感。所以,恰到好处的形象反转使得节目节奏感与之前保持一致的同时,还会在相对固定的游戏规则设定中令观众感受到一股新奇的味道。例如,在2015年播出的《天生缘分》的升级版《天生缘分归来》中,从才艺展示到游戏竞技都差强人意的韩国明星文熙俊,在和搭档“约会”的过程中却意外反转,其暖男“大哥哥”的形象深入人心,形象反转所带来的意外之喜引发的连带效应使观众和女嘉宾都沉溺其中而欲罢不能。只有符合逻辑的合理反转才会成为节目的“点睛之笔”,而不会使观众产生“跳戏”感。

  当情感类真人秀节目中的参与者以真实形象出现在屏幕中,并且使出浑身解数“讨好”观众时,观众才会将参与者自身作为观看电视节目的角度,去审视节目带来的全方位影响。人物的塑造是叙事中不可缺少的元素之一,而以人的真情实感为重的情感类真人秀节目更多展现给观众的是充满个性、各具特色的欢乐感受。

  三、矛盾的阐述

  具有叙事话语的情感类真人秀节目在设定基本的剧本框架后,针对节目中的人物形象定位,从而引发出可以预测的矛盾点。一个成功的矛盾引发机制可以使节目将其作为最大的“卖点”,化解矛盾的过程可以作为电视节目叙事手段中的中坚力量吸引大批观众。但前提是,节目制作者只有清晰把控整个节目的主题及发展脉络,合逻辑合思维地进行节目参与者间矛盾的引导,才能达到预期的收视效果。

  例如在《我们结婚了》节目中,初次见面的两位明星立刻就要开始一段“婚姻”,尽管是假想的婚姻,但是真人秀中所追求的纪实性使得参与者双方都不可能瞬间全身心投入到接近真实的婚姻生活中去。因此,节目最大的看点是参与假想结婚的两位明星是如何在陌生的婚姻生活中,既能充分展现自己的个性又可以和结婚对象产生默契的婚姻态度。在性格的磨合中,必然会产生不少的矛盾,但是如何化解矛盾或者说如何迁就对方改变自己,都会成为节目中最精彩的部分。比如有对明星“夫妇”,妻子对红薯、山药等的执着态度丈夫不可理解,节目组为此安排两位明星去田野里亲自挖红薯,在共同劳作的过程中趣味连连,两个人也因此更加亲近,最终在辛勤的劳动后,丈夫源于对劳动成果的珍惜从而也对红薯有了新的记忆和认识。

  能够激发参与者更加清楚理解节目主题的矛盾设置,会使节目变得更加有意义,而不是为了娱乐而脱离逻辑的随意编排。因此,只有彻底掌握节目的整体走向,根据节目情节设置矛盾,将化解矛盾的出口引至更加积极乐观的方向,才能制作出吸引观众眼球的、具有看点的情感类真人秀节目。

  四、受众的情感诉求

  从情感的角度聆听受众是贴近受众的表现。通过电视媒体渗入到表现私人情感生活的因素,既能够让私人情感生活频繁在电视这个公共性的媒体中出现,又能调动起观众的观赏热情。目前的中国情感真人秀俨然“供求两旺”的繁荣景象,其受众大部分为女性观众,而女性观众对于爱情、婚姻等话题的情感诉求恰可以从此类节目中得到共鸣或者答案。

  例如江苏卫视的《为她而战》,12个情侣组合要参与节目组精心准备的检验真爱的游戏。在游戏中明星夫妻会因各种各样的问题而产生或大或小的摩擦,而观众在观看的同时也会情不自禁代入情感参与到游戏中去。参与游戏的过程即是代入情感的过程,当这种情感在节目中找到契合点时,这种契合会转变为一种情感的双向投射,从而成为情感类真人秀节目的收视热点。

  “偷窥”欲望也会使观众期待收看节目,这种窥探不仅使观众保持好奇心,而且还会陷入到情感角色互换的代入感中,从而达到欲望的满足。比如湖北卫视的《如果爱》节目,节目的参与者皆为当红明星。明星们卸掉光环成为普通人开始“恋爱”“结婚”,节目中明星的真挚表达既能满足观众对其生活常态的“窥探”欲望,又能使观众轻而易举地将自身的情感附着于电视节目中的某个角色进行假想置换,最终使观众的情感间接达到宣泄,同样也变相满足了观众最真实的情感表达。

  五、节目中的叙事态度

  情感类真人秀节目对比其它真人秀节目的竞争并不激烈,它以节目中参与者的真情实感表达以及叙事逻辑中的故事感为最大看点。这就使得情感类真人秀节目在进行叙事话语的编排时走向极端,从而刻意创造出吸引观众的话题。如果电视节目为了提高收视率和制造舆论话题,情感类真人秀节目就会很快失去它的“真”。

  例如《非诚勿扰》中屡次被热议的女嘉宾价值观问题,在“拜金女”马诺离开舞台后,便有“豪宅女”朱真芳出现。朱真芳拒绝和每个男嘉宾握手,她说:“我的手只和我男朋友握,别人的话一次20万!闭庵钟肷缁嶂髁骷壑倒巯嚆5难月酆芸焓埂斗浅衔鹑拧吩僖淮伪煌葡蛴呗鄣姆缈诶思,尽管话题的热议大多带有贬义意味,然而节目的收视率却一路飙升。

  由于情感类真人秀节目最接近观众的情感表达,它所传递的价值观较容易和观众达到心灵互动的双向投射。节目中所传达的关于爱情、婚姻、金钱等话题会对社会产生一定的影响,所以情感类真人秀节目不能以其特有的叙事手法只为博取观众的关注度,而忘记其身上所赋予的社会职能。节目制作者在保证节目新鲜度的同时要保持清醒头脑,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将情感类节目中的叙事元素发挥出最大正能量。

  如今中国本土的情感类真人秀节目发展得还不够成熟,叙事话语在节目中的重要性还没有得到充分体现。叙事的实质是讲故事,并将故事元素中的悬念设置注入情感类真人秀节目中,电视完成节目的叙事结构的深层表述后,会使观众感受到最直观的情感态度。情感类真人秀节目应该充分利用其蕴含的情感元素,通过电视节目的叙事语言特征,让观众在笑与泪中体验不一样的人生感悟。

  参考文献

  1.张坤:《我国电视情感类“真人秀”节目的真善美诉求》,山东师范大学2012年硕士论文。

  2.吴薇:《中国情感真人秀节目本土化探析》,江西师范大学2011年硕士论文。

  3.张诗琦:《电视真人秀节目的叙事学研究》,中国青年政治学院2013年硕士论文。

  4.赵旭东:《反思本土文化建构》,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

情感类真人秀节目叙事分析相关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哪个好_北京pK怎么玩-湖北快3怎么玩 王俊凯| 胡歌| 126| 刘维| 国庆| 王祖贤| 迪丽热巴| 微信公众号| 朱丽倩| 张天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