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9bzp"></cite>
<cite id="d9bzp"><span id="d9bzp"></span></cite>
<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menuitem>
<var id="d9bzp"></var><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
<cite id="d9bzp"></cite>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系统功能语言学在翻译研究中的应用

  在语义层上的语言三大元功能中,概念功能用来表达人们对外部世界和内心世界的认识和反映,以下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系统功能语言学在翻译研究应用的论文范文,供大家阅读参考。

  系统功能语言学倡导以意义而非形式作为语言研究的中心,认为语言是一个意义系统,形式是伴随着这个系统,用来体现意义的?梢运迪低彻δ苡镅匝г诒局噬鲜且庖宓亩切问降。语言被认为是一种意义潜势,该潜势同时体现了三种意义,即概念、人际和语篇意义(ideational,interpersonalandtextual)。同时它还关注语言外层次,即语境的研究。语言层次思想是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的一种重要特征。其中表达意义的语义层及体现该层次的词汇语法层是研究的重点,而这也正是翻译研究的中心问题。本文拟从语义层即三大元功能层次探讨系统功能语言学在翻译研究中的应用,以期为翻译研究的系统功能语言学模式提供一些借鉴。

  一、意义、功能与翻译

  (一)功能语言学在翻译研究中的应用

  RogerBell在《翻译与翻译过程:理论与实践》(TranslationandTranslating:TheoryandPractice)一书中将语言学、心理学理论应用于翻译研究,试图构建一个系统的语言模式来研究翻译过程[1]XIII.他的书“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具有相当完整性的翻译理论研究框架……以功能语言学为基础说明了意义在翻译中的中心地位,又用心理学的研究成果来阐述人类信息处理(特别是翻译)的过程。”[2]“此书可以说是近十年里国际译学界最重要的著作之一。”[3]

  在翻译研究中,意义一直被认为是一个重要概念。Bell确认了三个方面的意义,即认知意义(cognitivemeaning)、交际意义(interactionalmeaning)和文本意义(discoursalmeaning),并将这三种意义与系统功能语言学中语言三大元功能(概念、人际和语篇功能)联系起来。Bell区分了三个重要概念:命题(proposition)、句子(sentence)和话语(utterance)。在这三者中,命题是最抽象的,与具体语言、语境无关。句子也是抽象的,但较命题次之。句子与具体语言相关,但与语境无关;坝锸蔷咛宓,与具体语言、语境都有关。认知意义涉及的是命题内容,由体现概念功能的及物性系统体现。交际意义涉及的是句子类型,指如何通过体现人际功能的语气和情态系统将命题组织成与具体语言相联系的句子类型。文本意义涉及的是话语的可接受性,指在具体语言中将认知意义和交际意义放到语境中,通过体现语篇功能的主位和信息系统创造出衔接连贯的可接受的话语[1]106-110.Bell借用了系统功能语言学三大元功能理论应用于翻译中的意义研究,将这三大功能置于命题、句子、话语三个由抽象到具体不同的层次上。这与系统功能语言学中三大功能位于同一层次上的提法是不同的。

  JulianeHouse将系统功能语言学应用于翻译研究,其所构筑的翻译质量评估模式至今仍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在House的模式当中,她从三个层次来分析原文及译文。这三个层次分别是:语言(language)、语域(register)和语类(genre),语域包括语场(field)、语旨(tenor)和语式(mode)三个方面。然后自下而上依次审视原文和译文在三个层次上是否一致,找出不一致的地方[4].但是在语言层面上,House并没有采用Halliday的三大元功能及其词汇语法模式,因此也就无从谈起三大元功能及其之间的相互关系了。

  在国内方面,黄国文等将三大元功能应用于翻译质量评估,指出“评估译文的好劣的主要标准看译文在经验功能方面是否对等。”[5]97同时他又认为“对诗歌这个体裁的翻译,有时经验意义不是一定要严格对等,因为有些诗歌的内在价值主要不在于对经验的识解和传递经验意义,而是考虑人际意义或语篇意义的表达。”[5]101他认为这种情况是少数的、个别的。司显柱应用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同时结合Reiss的类型学理论建立了一个翻译质量评估模式[6]57-60.但是我们知道Reiss将语篇分为信息类、表情类和感染类三种类型的做法是来自于Buhler的思想。在Buhler的理论中语言有三大功能:描述功能、表达功能和呼吁功能。Reiss的三种语篇类型分别与此相对应。Halliday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中概念功能对应于Buhler的描述功能,人际功能对应于表达和呼吁功能。也就是说Reiss的三种语篇类型对应于Halliday的概念和人际功能,因此在司显柱的模式中其实只涉及到两个功能。“对译文质量的判断只需要看译文语篇的概念意义/功能和人际意义/功能是否和原文对等……[语篇功能]是辅助于前两种意义的实现,并不表示‘内容’的意义,所以与前两种意义并非处于同一个层面上。”[6]57他将语篇功能与概念和人际功能放于不相等的位置,语篇功能在其所构造的模式中是作为一个辅助工具,处于次要地位。

  (二)从语言层次思想看对等

  对等是翻译研究中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到目前为止,翻译理论很大程度上是围绕对等这一概念发展的。”[7]将系统功能语言学应用于翻译研究,Halliday提出对等应从三个维度考虑:层次(stratification)、元功能(metafunction)和级阶(rank)[8]13-18.

  后来他又增加了三个维度:示例(instantiation)、精密度(delicacy)和语轴(axis)[9]17-19.这样总共有六个维度全面考查译文与原文是否对等。在这里我们主要讨论与本研究相关的两个维度,即层次和元功能。元功能位于语言层次中的语义层,是翻译对等研究的中心。“就目前的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来说……[翻译中对等的]研究焦点是语篇的语义单元,而不是其它的语法单元。”[10]

  语言层次思想是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的一个重要特征。自上而下我们可以分出语言外层次(extra-linguisticlevels)及语言内层次(linguisticlevels)。语言外层次包括文化语境和情景语境,语言内层次包括语义层、词汇语法层和音系或字系层。各层次之间是体现(realization)的关系,即下一层次是对上一层次的体现。

  在语义层上的语言三大元功能中,概念功能用来表达人们对外部世界和内心世界的认识和反映,说的是语言与主客观世界之间的关系。人际功能指人们在使用语言过程中表现出的与他人之间的关系,如何建立和保持人际关系。语篇功能指人们在使用语言过程中语言信息的组织方式,语言如何以恰当的方式构建语篇。三大元功能在语篇中是同时出现,三位一体的关系。每一个句子都同时体现语言的三大元功能。在词汇语法层,概念功能主要由及物性系统实现;人际功能主要由语气和情态系统及评价系统实现;语篇功能主要由主述位结构及信息结构实现。

  从对等方面看,一般情况下,不同层次的对等所携带的价值不一样。上一层次的对等价值(value)要比下一层次高。比如“语义层的对等价值比词汇语法层高,语境层的对等可能是价值最高的。”[8]15也就是说上一层次的对等在重要性方面比下一层次高,为了保证上一层次的对等,可以牺牲下一层次的对等。而这种情况下,表面上看是不对等的,但从更高一个层次,从总体上来看,是为了保证整体翻译的对等而出现的情形。

  二、语言三大元功能视角下的语篇翻译

  (一)三大元功能缺一不可,地位平等

  在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中,概念功能、人际功能和语篇功能都是位于语义层上,是属于同一个层次的位置平等关系,不是上下级关系。“元功能是……组织意义的基础。每一种语言文本都是概念、人际和语篇意义的复合体。”[9]18每个文本每个小句都同时体现这三方面的意义。“概念、人际和语篇三大元功能是理解语言现象的基础……这三大元功能阐释的是相互补充的三种意义:概念资源解释我们对世界的经验,人际资源展现我们的社会关系,语篇资源组织我们互动时的信息流动。”[11]

  但是在翻译研究中我们发现三大元功能要么被赋予新的意义,置于不平等的层面讨论;要么只强调概念意义和人际意义,弱化了语篇意义。杨信彰早在1996年就提到一些现代翻译理论“注意到语言的概念意义和人际意义,但多多少少忽视了语篇的整体性。”[12]

  也就是忽视了语篇意义。Halliday也注意到这个问题,他指出“在翻译研究中[语篇功能]不仅在理论上而且在实践上被很大忽略。”[9]18造成这种现象可能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对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的误解造成的,因为语篇功能的作用是将概念意义和人际意义组织成适合于特定语境的语篇,就此认为语篇功能是处于次要地位,是辅助概念和人际功能的实现,但实际情况并不是如此。朱永生和严世清从哲学的角度论证了语篇功能所具有的,与概念和人际功能相对等的元理论属性。语篇功能要说明的是语言内部资源如何以恰当的方式构建语篇,进而构建现实世界。用于体现语篇功能的衔接和连贯所很大程度上是说话者识解经验并将其语言形式体现出来的结果,因此语篇功能说明的是语言与现实和人这三者之间的关系[13].由此可见概念功能是有关人对世界的反映,人际功能是有关人际关系,语篇功能是人如何构建现实。三个功能的地位应该是平等的,在翻译研究中也应如此。

  (二)具体语篇中三大元功能的显著性存在差异

  在明确了语言三大元功能在翻译研究中应置于同一个层次来考虑并缺一不可后,我们来看一下三大元功能在每个具体语篇中的显著性是否一样。

  我们知道某一特定语篇其功能不是单一的,可能同时有多种功能,但其中有一个功能是主要的。“虽然我们认为多功能性是语篇的一个重要特征,但我们承认,在某一特定语篇中,每一次起作用的只有一种占主要地位的修辞目的……其他修辞目的很可能也在场,但它们实际上是从属于语篇的总体功能。”[14]

  司显柱也认为“不同的功能可能同时存在,也可能在文本的不同阶段出现,但……总以某一功能为主导”[15]这种情形表现在语言层面就体现为语篇中三大元功能的显著性不一样。“三种[元]功能中的某一种会显得比其他[元]功能重要……一般说来,带有说明性质的语篇重视的是语言的概念功能,带有劝说性质的语篇强调的则是语言的人际功能。”[16]

  从语言层次方面看,元功能是由词汇语法层体现的。由于语言间的差异,在翻译过程中,译文和原文在词汇语法层必然出现不对等的情况,而词汇语法层的不对等会引起元功能层次的语义偏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可以以显著性最高的元功能对等为主要判断依据,从而确定译文和原文是否对等。在评估翻译质量的时候,我们可以先判断原文文本所要达到的主要目的是什么,也就是语篇的主要功能是什么。再在语言层面上确定以哪种或哪几种元功能为主。Halliday就曾经说过:“我们可以给翻译的特定例子或类别赋予价值,比如我们可以说翻译诗歌的时候,人际元功能的对等占优势。”[9]24比如旅游文本,尤其是旅游景点的介绍,是向外国游客介绍景点情况,吸引他们来旅游。“旅游翻译是以感召为主的实用性翻译。”[17]208因此它强调的是文本的人际功能。对于旅游文本的翻译“不必追求在语言形式上与原文对等……[而是要]用符合译文规范和文化标准的语言形式表达原文意义,使译文尽可能取得近似原文的读者效应。”[17]207所以我们在评判旅游文本翻译时,应该以文本的人际意义传达为主,以概念意义和语篇意义为辅。例如:

  原文:城区花香鸟语,绿树成荫,环境优美;濑溪河、池水河如练环绕,岸堤垂柳依依;星罗棋布的各型休闲广场、林立的现代高楼、众多的桥梁、古寺、古塔、古教堂。

  译文:Therearemanytreesandflowers,anditisdottedwithrecreationalspacesandmodernbuildings;thebanksofthewindingLaixiandChishuiRiversarelinedwithweepingwillowsandcriss-crossedbymanybridgesthattakevisitorstoancienttemples,pagodas,andchurches.

  在这里我们看到原文中有许多优美的四字成语,如“花香鸟语、绿树成荫、星罗棋布”等等,在译文中都被做简化处理,翻译成“treesandflowers、isdottedwith”.译文语序也作了调整,可以说如果从概念功能和语篇功能方面来说,译文跟原文是不对等的。但是由于旅游文本的主要功能是向外国游客介绍推销景点,译文表达要符合译入语的语言表达习惯,如此才能更好地建立起与游客的人际关系。

  在有些文本中,可能会出现两种元功能同等显著的情况。这时候我们就应该将这两种元功能的对等放到同等重要的位置。比如法律文本的翻译,法律语言必须准确的特点决定了概念功能的重要性,即不能随意更改语言表达的事实。此外法律文本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严谨性,不允许任何歧义误解的产生,这就强调了语篇功能,即信息组织的重要性。

  但是由于语言之间在表达习惯上有差异,翻译时在保证语言表达正确的前提下,尽量保持语篇信息组织上的一致。由于法律具有强制性,不允许有协商的存在,所以在法律文本中,人际意义的显著性就相对较弱。在翻译法律文本时,“为了追求语言的确凿、准确、严密……宁愿牺牲一点流畅也要保持意义的确凿……在保证法律文献的内容不被误解的前提下,尽量直译。”[18]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法律文本翻译中,概念功能和语篇功能应当要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在评判翻译质量时,应该以这两个意义的传达为主要标准。例如:

  原文:国家制定和实施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竞争规则,完善宏观调控,健全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

  译文:Thestateconstitutesandcarriesoutcompetitionruleswhichaccordwiththesocialistmarketeconomy,perfectsmacro-control,andadvancesaunified,open,competitiveandorderlymarketsystem.

  我们看到在译文中,体现概念功能的及物性系统和体现语篇功能的主述位、信息系统与原文相当一致。又如,童话故事除了表达故事内容,强调概念功能外,还有教育意义,即要向儿童传递什么样的价值观念道德力量。因此,它具有的表达评价这一人际意义也同等重要。在翻译过程中就要力求做到概念和人际元功能都对等。

  翻译中的对等是一个无限接近的过程,没有完完全全的对等。要做到三个元功能都完全对等是极其困难的,也是无法做到的。更多的时候,我们寻求的是语篇中主要元功能的对等。在个别情况下,也存在三个元功能都不对等的例子。有些情况下,如果刻意强求三个元功能都对等,反而会导致译文与原文不对等,从而破坏整个语篇的翻译质量。因此,从元功能层次上看,我们可以说对等处在三个元功能完全对等到两个功能对等,到一个功能对等再到三个完全都不对等这样一个连续体内。判断译文与原文是否对等,以语篇中最显著的元功能对等为主要判断依据。

  从以上讨论中,我们可以明确翻译研究中,应将语言三大元功能置于同一层面考虑,特别是经常被忽略的语篇功能也应受到足够的重视。在具体的语篇中,由于各个语篇所传递的侧重点不同,三大元功能的显著性也不一样。因此,在翻译研究中,在无法或没必要实现三大元功能在词汇语法层都对等的情况下,应以显著性最高的元功能对等为评判翻译质量的主要依据。

  参考文献

  [1]BellT.TranslationandTranslating:TheoryandPractice[M].London:PearsonEducationLimited,1991.

  [2]廖七一。当代英国翻译理论[M].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2001:265.

  [3]王克非,张美芳!斗胗敕牍蹋豪砺塾胧导返级羀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1:F26.

  [4]HouseJ.TranslationQualityAssessment:AModelRevisited[M].Tubingen:GunterNarrVerlag,1997:101-119.

  [5]黄国文、陈旸。翻译研究中的“元功能对等”[J].中国外语,2014(2)。

  [6]司显柱。翻译语篇质量评估模式再研究--功能语言学路向[J].中国翻译,2008(2):57-60.

  [7]文军,等。当代翻译理论著作评介[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2:478.


《系统功能语言学在翻译研究中的应用》相关文章:

1.系统功能语言学在翻译研究中的应用

2.《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中主位及主位推进模式探究

3.大学英语论文参考文献

4.探讨应用文翻译的文体学探究

5.影视字幕翻译与动态对等理论

6.基于关联理论分析旅游广告中双关语的使用

7.探析美国结构主义语言学对英语视听说教学的启示

系统功能语言学在翻译研究中的应用相关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哪个好_北京pK怎么玩-湖北快3怎么玩 华为美国6月| 科创板最多上涨| 5g互联网新行业| 村解决两不愁三保障情况| 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与工作| 租客带着孩子失踪| 年中盛典浙江卫视| 万达电影盈利| 微信好友人太多| 跑跑卡丁车手机能玩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