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9bzp"></cite>
<cite id="d9bzp"><span id="d9bzp"></span></cite>
<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menuitem>
<var id="d9bzp"></var><cite id="d9bzp"><video id="d9bzp"></video></cite>
<cite id="d9bzp"></cite>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ar>
<var id="d9bzp"><video id="d9bzp"><thead id="d9bzp"></thead></video></var>

试论朱熹理一分殊思想的道家道教渊源

时间:2017-08-06 哲学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摘要:“理1分殊”是由程颐提出,朱熹进行系统论述的程朱中的1个核心观点。对其来源,学术界历来认为是佛教华严宗。本文的考察认为,这个思想的主要来源主要不是佛教而是道家、道教。尤其朱熹对这个思想进行系统阐述时所体现的哲理样式,与道家、道教非常相似。吸收道家、道教形而上之体来提升儒家哲学的思辩水平,加以改造后与儒家形而下的用相结合,是朱熹论“理1分殊”的特点。

关键词:朱熹、道家、道教、理1分殊

程朱理1分殊的观点,1般认为是来源于佛教。根据是程颐的弟子刘安问:“某尝读《华严经》,第1真空绝相观,第2事理无碍观,第3事事无碍观,譬如镜灯之类,包含万象,无有穷尽,此理如何?”程颐回答说:“只为释氏要周遮,1言以蔽之,不过曰万理归于1理也!盵1]或许对程颐而言,理1分殊确实是受了佛教的启发。朱熹对程颐的思想固然有继承,但他对理1分殊的自觉却未必完全是来源于佛教。朱熹明白地指出,“理”范畴来自于《庄子.养生主》中“庖丁解!钡脑⒀訹2]。他正是从这里引出了理为条理、文路子的意思,并推扩为“阴阳5行错综不失条绪,便是理!盵3]朱熹承认理的得名是渊源于《庄子》,那么,他把理的观念贯彻始终的思想,也应该首先从道家或道教中寻找可资得到启发的东西,不至于要舍近求远去佛教中寻找。事实上也是这样。朱熹解释孔子的“吾道1以贯之”是说:“蓋为道理出来处,只是1源。散见事物,都是1个物事做出来底。1草1木,与它夏葛冬裘,渴饮饥食,君臣父子,礼乐器数,都是天理流行,活泼泼地。那1件不是天理中出来!见得透彻后,都是天理。理会不得,则1事各自是1事,1物各自是1物,草木各自是草木,不干自己事。倒是庄老有这般说话。庄子云:‘言而足,则终日言而尽道;言而不足,则终日言而尽物!盵4]显然,“吾道1以贯之”对于朱熹来说,就是“天理1以贯之”。如果说,朱熹仅仅从《庄子》这句话就受到启发而完成了“理1分殊”的思想升华显得夸张的话,我们再看1看道家、道教中还有什么可以给朱熹予启发的东西。

其实,远在佛教传入以前,理1分殊就已经是道家、道教1贯的观点!独献印芳冉擦说赖闹鼙楹臀匏辉赱5],又讲了道的“扑散则为器”,已含有某种理1分殊的思想萌芽在内。庄子认为,1方面,“道无所不在”[6],“何适而无有道耶?”[7]万物之中都有理,“万物殊理,道不私”[8]。另1方面,“道”“自本自根,自古以固存”[9],“道通为1”[10]。而且,《庄子》明确说过:“道通其分也,……以有形者象无形者而定矣!盵11] “分也者,有不分也!盵12]这样两个方面结合起来,“理1分殊”已经是呼之欲出了!蹲印分芯陀1段话试图结合起来,《庄子.大宗师》说:“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可传而不可授,可得而不可见;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已固存;神鬼神帝,生天生地;在太极之先而不为高,在6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生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希韦氏得之,以挈天地;伏羲氏得之,以袭气母;维斗得之,终古不忒;日月得之,终古不息!邓档弥,以相武丁,奄有天下!弊釉谡饫,既说明了道无所不在,又说明了不同的人、不同的物得到它,效用或显示出来的性质并不相同,也就是说,同1的道在不同的具体的人、物那里,其存在和表现的情况并不完全相同。这段话深得程颐和朱熹的赞赏。程朱认为《庄子》的这些话是讲道体的,其实它也是讲理1分殊的。朱熹说:“宇宙之间,1理而已!天得之而为天,地得之而为地,而凡生于天地之间者,又各得之而为性。其张之如3纲,其纪之如5常,盖皆此理之流行,无所适而不在!盵13]这是把来源于《庄子》的东西与儒家伦理纲常结合起来。朱熹引入禅宗永嘉玄觉禅师的《永嘉证道歌》的话:“1月普现1切水,1切水月1切摄,诸佛法身入我性,我性遂与如来合”来解释:“本只是1太极,而万物各有禀受,又自各全具1太极耳。如月在天,只1而已;及散在江湖,则随处而见,不可谓月已分也!薄爸蝗缭掠⊥虼ㄏ嗨!盵14]只不过是因为这个“月印万川”比喻可以形象具体地表达理1分殊的思想,可以使学生更加容易接受罢了。这个比喻固然可以用,但佛教的真幻之辫也随之引入。王夫之指出道:“然则先儒以月落(。┩虼ㄎ庹,误矣!川月非真,离月之影,而川固无月也。以川为子,以月为父母,则子者父母之幻影也,子固非幻有者也。是‘天地不仁,万物狗’之义也!盵15]也就是说,这样1来,“独立不改”之“道”成了空中之月,“道”的不殆周行,成了川中之月。王夫之指出,倒是老子所说的“天地不仁,万物为狗”之义更加恰当。对此,戴震也说:“程子、朱子之学,借阶于老庄、释氏,故仅以‘理’之1字易其所谓真宰、真空者,而余无所易!盵16]这话虽然偏颇,但说明程朱理1分殊观念的形成确实受益于老庄很多。朱熹对理1分殊还解释说:“万1各正、大小有定,言万个是1个,1个是万个,盖统体是1太极,然1物又是1太极!盵17]有人据此断言他受佛教华原宗“1多相摄”的思想。其实,这2者有质的不同。朱熹所说的“1”指普遍的1理,“万”指众多的个别的具体的理。而华原宗的1则指个别,万指全体。而且,朱熹这样解释并不是如华原宗1样是从量上着眼,而是从质上着眼。朱熹虽然说过心具万理的话,但万理也是指人心具有仁义礼智等等道德条目。对照之下,与朱熹思想接近的不是华严宗,而是道家。所以,可以断言,朱熹理1分殊的思想,道家是1个重要渊源。当然,应该指出,道家之“道”是1种纯粹的本然、,而朱熹的理的内涵主要是伦理道德:“其造化发育,品物散殊,莫不各有固然之理,而其最大者则仁义礼智之性!盵18]这与道家以宇宙为本位,儒家的朱熹以为本位有关。

理1分殊还是老庄之外的道家、道教1贯的思想。王弼说:“理虽博,可以至约穷!盵19]道教方面,葛洪在《抱朴子》中说过,孔子3千弟子中的7102贤士“各得圣人之1体”,有“善图画之过人者”,是“画圣”;有“善刻削之尤巧者”,称为“木圣”;此外还有“清之圣”、“和之圣”等等,“此则圣道可分之明证也”[20]。他的“圣道可分”的思想已经鲜明地体现了理1分殊的思想。

顾欢在注释老子的“310辐共1毂”时说:“欲明诸教虽多,同归1理;1理虽少,能总诸教!闭庖丫ゼ暗搅死1分殊的实质,即1理与万理的关系。

唐太宗和唐高宗之际成书的《?站匪担骸1切6道4生业性,始有识神,皆悉淳善。唯1不杂,与道同体。依道而行,行住起卧,语嘿食息,皆合真理。如鱼在水,始生之初,便习江湖,不假教令。亦如玉质本白,黛色本青,火性本热,水性本冷,不关习学,理分自然。1切众生识神之初,亦复如是,禀乎自然,自应道性,无有差异! [21]“真理”即“真1妙理”。这里既提及了“真1妙理”,又提及了“理分自然”,理1分殊的思想是很明显的。类似的思想,成玄英也表述过:“理无分别,而物有是非!盵22]

周敦颐在阐释他来源于道教的《太极图》时说:“2气5行,化生万物,5殊2实,2本则1,是万是1,1实万分,万1各正,大小有定!碧饶谠诘鼐哂猩傻墓δ,即道教经典《英真君丹诀》所说的“阴阳造化机”,是宇宙的本源,同时又是万物的本体。本源化生万物的过程,也是本体展露自己的存在的实在。所以,万物是本体“1”自然生成的殊相,是“1”的体现;“1”是万物之性命的生成的本源。朱熹正是从这里加深了他对程颐和李侗所说的理1分殊的原理的理解[23]。他说:“周子谓:‘5殊2实,2本则1。1实万分,万1各正,大小有定!韵峦贫先,5行只是2气,2气又只是1理。自上推而下来,只是此1个理,万物分之以为体。万物之中又各具1理,所谓‘乾道变化,各正性命’,然后又只是1个理!盵24]其实,周敦颐的“1实万分”无非是《老子》的“扑散则为器”,“万1各正”无非是道无所不在。至于“5殊2实”,“5殊”即5行,“2殊”即阴阳2气。道教中早就有系统的论述说明,“阴阳互具”,阴阳中各自有阴阳,5行中每1行也各自有5行。朱熹解释《易通》的“1实万分”就是“理1分殊”,“万1各正”就是“物物各具1太极”。而周敦颐的宇宙生成论,就是直接来源于道教。这说明,受道家思想深刻影响的华原宗和禅宗形成后,它们对万物本体和具体事物的关系的阐述,达到了很高的思辨水平,尤其是华原宗的水月之喻更是如此。理学家们把从周敦颐的《易通》中推导出来的思想直接精致地表达为“理1分殊”或许也有它们的启发多少发挥过1点作用,但不依靠它们,直接从道家、道教中同样也可以受到相同效果的启发,并且对理学家来说,与关注现实社会的距离要更加接近得多。

张载的气本体论的思想来源于庄子。他认为,气与万物的关系是:“散则为殊,人莫知其1也;合则混然,人不见其殊也。形聚为物,形溃反原!盵25]这显然是借鉴庄子的“通天下1气耳”,“合则成体,散则成始”的思想。张载的《西铭》的思想核心“民,吾同胞;物,吾与也”充溢着庄子的“与物为春”的自然精神,只不过张载在其中贯彻了儒家的伦理道德思想!段髅繁甘2程和朱熹的推崇,被认为“句句皆是理1分殊”。朱熹表达理1分殊观念时说:“万物皆有此理,理皆同出1源,但所据之位不同,则理之用不1,如为君须仁,为臣须敬,为子须孝,为父须慈,物物各具此理,物物各异其用,然莫非1理之流行!盵26]这也与《庄子》的“以道观分,而君臣之义明”[27]在思想实质上是1样的。朱熹的理1分殊的解释同样也是渊源于庄子。他认为:“天下之理万殊,然其归则1而已矣,不容有2、3也!盵28]人与万物作为禀受“理”者,“以理言之则无不全,以气言之则无不偏”[29]。由于气有偏狭,“常人之学,多是偏于1理,主于1说,故不见4旁,以起争辫!盵30],因而要“会万殊于1贯”[31]。这与庄子以“道通为1”来“齐是非”是同1思维理路。

朱熹理1分殊的思想与道家、道教的渊源关系,是他自己都承认的。他说:“万理虽只是1理,学者且要去万理中,千头万绪却理会,4面凑合来,自见得是1理!ハ椭,非老氏之比。老氏说通于1,万事毕。其他都不说。少间又和那1都要无了方好!盵32]这里表面上是批判道家、道教,但批判的焦点是在道家、道教只理会“1”不理会“万事”,说白了是没有践行儒家伦理纲常,并没有否定道家、道教理1分殊的思想。

上述所说的是,朱熹用理1分殊来表达其理本体论的思想。其实,他也用它来表达本源论的思想。他说:“只是此1个理,万物分之以为体!角辣浠髡悦,然总又只是1个理。此理处处皆混沦。如1粒栗,生为苗,苗便生花,花便结实,又成栗,还本无形。1穗有百粒,每粒各各完全。又将这百粒去种,又各成百粒。生生只管不已,初间只是这1粒分去。物物各有理,总只是1个理!盵33]太极,就是万物的本源。本根与果实的关系,就是太极和万物的关系!疤1木生长,分为枝干,又分而生花生叶,生生不穷,得到成果子,里面又有生生不穷之理,生将出去,又是无限个太极,更无停息!盵34]宇宙万物,都是从太极中产生出来的。但这个比喻并不是说太极自身可以生出万物或理,真正生化万物的是气,理体现在其化生万物的过程中。这个比喻的实质是表达,作为最初根源的种子(太极)与代代相续,又可以作为种子的果实(理)之间具有同1性。如果说,用理1分殊来表达本体论是从横的方面两来说,即月映万川的话,那么,用它来表达本源论则是从纵的方面来说,即1种万实,也就是基因的遗传表达。

这样看来,朱熹对理1分殊的解释,仍然是以道家、道教的思想框架来进行的。那是不是说朱熹的解释与就道家、道教的完全1样的呢?朱熹肯定是不会承认这1点的。他有1个辩解说:“客因有问者曰,太极之论则闻之矣。宗子之云,殆即庄子所谓知天子与我皆天之所子者。子不引之以为助,何也。予应之曰:庄生知天子与我皆天之所子,而不知其适庶少长之别。知擎跽曲拳为人臣之礼,而不知天理之所自来。故常以其不可行于世者为内直而与天为徒。常以其不得已而强为者为外曲而与人为徒。若如其言,则是臣之视其君,阴固以为无异于吾之等夷,而阳为是不情者以虚尊之也。孟子所谓杨氏为我是无君也,正谓此尔。其与张子之言理1分殊者,岂可同日而语哉!盵35]这意思是说,道家尊天而忽视了人,天之下,人与万物都平等,这就只知道理1而不知道分殊,或者说,因为认识到理1而内直,就把分殊当作不得已而表面上曲从它,心里仍然是想着超脱于世外,没有从天理的高度认识伦理道德的存在是必然的,遵循它是当然的,并应该做到自然而然。而儒家则由于是从人以知天,故能乐天而践形。其实这只是从字面意思去理解道家、道教的1些批评儒家伦理道德的词句,没有真正完整地理解道家、道教关于伦理道德的思想的实质。道家、道教认为,伦理规范必须与道相吻合,只有能真正促进生命的道德才有存在的价值和必要,道德的消极和负面作用必须得到有效的抑制。更深1层来看,在朱熹看来,道家、道教好高骛远,只追求形而上的精深高远玄妙,而缺少形而下的实在功夫,尤其是缺少儒家1样积极入世的精神,缺乏对社会的担待意识。按照朱熹的话来说,就是“有体而无用”。朱熹的辩解,从他的儒家立场上来说是可以理解的。站在儒家的立场上吸收其它学派的东西,尤其是形而上的“体”的方面,加以改造后提升儒家哲学的思辩水平,并与儒家的人伦礼法之“用”结合起来,是宋明理学家的1般特点,朱熹也不例外。在“理1分殊”这1点上,表现得尤其突出。

$False$

注释:

1、 《程氏遗书》卷18。

2、 《朱子语类》卷125。

3、 《朱子语类》卷1。

4、 《朱子语类》卷41。

5、 “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老子》第25章)。

6、 《庄子·知北游》。

7、 《庄子·胠箧》。

8、 《庄子·则阳》。

9、 《庄子·大宗师》。

10、 《庄子·齐物论》。

11、 《庄子·庚桑楚》。

12、 《庄子·齐物论》。

13、 《朱子文集·读大纪》。

14、 《朱子语类》卷94,第2409页。

15、 王夫之,《尚书引义》。

16、 《孟子字义疏证·卷上·理》。

17、 《朱子语类》卷94。

18、 《朱文公文集》卷78《重建濂溪先生书堂记》。

19、 《论语释疑》。

20、 《抱朴子·辩问》。

21、 卷1,《序品》。

22、 《庄子疏·齐物论》“故分也者,有不分也”疏。

23、 程颐自认为他提出“理1而分殊”的命题是受张载《西铭》的启发。但实际上他的思想中早已有早年周敦颐给他播下的思想种子。而且,张载的思想本也主要来源于道家、道教。

24、 《朱子语类》卷94。

25、 《易说·系辞下》。

26、 《朱子语类》卷18。

27、 《庄子·天地》。

28、 《朱熹集》卷63,《答余正甫》。

29、 《朱子语类》卷94。

30、 《朱子语类》卷8。

31、 《朱子语类》卷27。

32、 《朱子语类》卷117,第4498—4500页。

33、 《朱子语类》卷94,第2374页。

34、 《朱子语类》卷75。

35、 《朱熹集》卷71,《记林黄中辩易西铭》,第3693—3694页。

试论朱熹理一分殊思想的道家道教渊源相关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哪个好_北京pK怎么玩-湖北快3怎么玩 知网| 巴黎烟云| 废柴老爸| 知网| 今日新鲜事| 废柴老爸| 昨日青空| 巴黎烟云| 陈乔恩谈女性四十| 日本取消阅舰式|